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 求索 3  

2008-11-18 13:40:35|  分类: 求索【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也许是有人想着念着,中午过后,方少凡的喷嚏就打个不停。

在亲戚家吃过晚饭,还没有凑足学费,方少凡跟着他妈,走在回家的路上,泪水模糊着双眼,往事涌上心头。

三年前,初中毕业的方少凡没有被推荐上高中,拿半劳动力的工分,在龙摆尾一队出工了。

龙摆尾大队第一生产队,在高峰公社,在老山区,在南山县,都是出了名的穷队,方少凡的父亲方命生在队上当队长的历史要追溯到方少凡出生以前。高峰人民公社成立那年,未满十八岁的方命生挑起了龙摆尾第一生产队队长这副担子。两年后,结婚成家。一年后,便有了方少凡。尽管肚里难得有饱胀的感觉,不到两年的间隔,女儿晓晴、晓雨、儿子少尤、女儿晓难先后来到了方家。生晓难后,妻子文秀英大病一场,失去了生育能力。在那还没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七十年代初,方命生不晓得难上还要加好多难。

一家九口,七十多岁的老爷子常年卧病在床,三寸金莲的娘老子勉为其难地帮着做点家务活,方命生的家境一包烂糟。作为一队之长,还得管着近百号人的吃喝拉撒睡,家里的事,队上的事,事事忧心,不到四十岁的方命生看上去就象一个老头子。

七七年年关将近,国家开科放榜点状元的消息传到了龙摆尾,方命生和文秀英不知有过多少个难眠之夜,春节过后,想了不少办法把儿子方少凡送进了高峰中学补习班。一期努力,考中专跳出农门这一家人的梦想没有实现,盼来了南山第一中学的录取通知书。

方命生东拼西扯,好不容易凑齐了儿子读高中的费用。偏在这钱紧得让人喘不过气的时候,新米饭还刚吃上,父亲的病就一天天加重,在床上硬挺了几天,实在不行了,喊来大队的赤脚医生,打针吃药又诊了几天,病情更加恶化,送到高峰卫生院抢救了好几天才保住一条命。不但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还新欠了不少的债。

眼看着开学的日子一天天近了,方少凡的希望也一天天破灭了。在老山这样的贫困山区,多少方少凡这样的年轻人,满怀着生活的希望,挣扎着,几件也许就一件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事就击垮了他们,使他们屈服于命运的安排,重复着父辈的历史,脸朝黄土背朝天,烤过太阳背蓑衣,清早起,半夜归,一代一代往下传。绝望一天天吞噬着方少凡,除了拼命干活、极度疲惫自己的身体外,什么都抚慰不了他那青春躁动的心灵。

二十四只秋老虎正在发威,吃过中饭,不是天大的事情,农民也只能歇在家里。隔下午出工还有一段时间,方少凡坐在祖父病床前,听着断断续续的呻吟,抚摸着老人家疼痛的地方,不一会儿功夫,抬眼皮的劲都没有了,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少凡哥哥…少凡哥哥…”

随着银铃般悦耳的喊声,一个长辫过腰的姑娘,风一般地闯进了方家的堂屋。

方少凡猛一惊醒,抬起头来,姑娘已站在他面前。

“丽平,好久冇看到你了,你到哪里去了?”

方少凡一把拉住丽平的手,边说边从祖父房里走出,进了堂屋。

“我哪里去了,秘密。说说你的事看。”

姑娘一脸的兴奋。

“我有什么好说的呢?”

“你看,又了不起是吗!考起了一中,高峰中学都只考得几个,又有你吹的了。”

“丽平,我怕是书都读不成了?”

方少凡拉过一条板凳,让姑娘坐下,自己坐在门槛上,把家中这一段发生的事情大致讲了。

姑娘一脸茫然,望着方少凡,突然扭头就往门外跑。

“我去找刘守敬,袁民望。”

音还未落,人已冲进了炉火般的太阳底下...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