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 求索 10  

2008-11-21 13:29:47|  分类: 求索【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章

 

汶水河上,三孔石桥,古朴别致,九根粗长的方石居中卧在四个桥墩上,两侧是六根稍微小一点的方形防护石,人坐在防护石上,过一辆马车不碍事。

方少凡第一次走在这桥上,新鲜好奇,来三中的那晚,是从这座桥下走过的。

过了桥,走五百多步麻石阶梯,两边依山就势建了不少老房子,上了山坡,缓缓而下的是一条不太宽的东西向麻石街,不到两百米长,与一条通车的街T型相接,右拐百多米就是十字街头,左拐看到的是通西山的毛公路,缓缓而下不到百米,再左拐又T型相接的是通南山县城的柏油路,过了汽车站,看到了老龙口旅社,方少凡才明白那晚老人指路的良苦用心。

三人先后跟着方少凡走进了旅社,没有看到老人,打听到老人是守夜的。

出了旅社,来到汽车站。这地方不大,候车室没有堂屋大,摆了四五条长凳子,一个买票窗口,售票室摆下一张桌子后容不下几个人,通过候车室,后面一个雨棚,供停车和乘客上下车用,围墙围着,进出两张铁门。

现在,一天可乘的只有三趟往返车,从这里到南山早发晚归往返一趟,从西山发车到南山往返经过一趟,从南山发车到西山往返经过一趟。龙摆尾的乡亲们到县城找公家办点的事情怎么都得花上两天时间,挤不上龙岗的上午过路班车,就得等下午的,到县城至少是晚上七点过后;如果还没有搭上,就只好走到老龙口睡一晚,坐第二天的早班车;就算挤上了上午的车,下午办完事赶上了回老龙口的车,回到老龙口也是晚上六七点了,走到龙岗还要爬二十多里的大山,最快到家也是半夜过后了。

四个人边走边议论着龙摆尾上进出的极不方便,来到了十字街头,高丽平拉着方少凡往斜对面的供销社去,刘守敬、袁民望跟在后面。

进了大门,偌大一个供销社看不到多少商品货物,也许正是吃中饭的时候,没有买货的人,只有柜台里面几个营业员。

高丽平笔直走到布匹柜前,一个在农村难得见到的胖乎乎的女人坐在柜台里面打着瞌睡。

“婶婶,有蚊帐买吗?”高丽平轻轻地敲了敲柜台问道:

女人边抬头边打哈欠,看了看柜台外的四个人,含混不清地答复着:“有小铺帐子,八块六、六尺布证一床。”

“蚊帐也要布票呀?”

“细妹子,哪里有不要布证的布买呢?”胖营业员要动不动,反问高丽平。

“袁民望,你看怎么办呢?”

高丽平没了主意,三个人你望我,我望你,搞得方少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四个人扫兴地出了供销社。

方少凡只是跟着扫兴罢了,但边走边在后面想,觉得不得劲:民望带了一床改小的蚊帐,尽管打了补巴,也不至于换新的,出来三天就忘本了吗?

“地主崽子”袁民望能读高中就让他们一家扬眉吐气了。

民望他爸倒是比贫农还要贫,三十好几还找不到女人,家里穷得用几块土砖架张门板当床。队上有个地主,解放时被正法了,留下地主婆和十来岁的女儿。年近半百的土改干部可能是发慈悲,也传闻是与那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地主婆有一手,没有没收她那四五间房产,母女俩相安无事过了十多年。暂时困难过去后,三十好几的民望他爸就到了地主婆家,做了上门女婿,先后有了民望、弟民生、妹民英,民望爸妈的事情给龙摆尾的人们添了不少穷开心的话题。尽管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地主婆就死了,但地主的待遇并没有随她带进坟墓,“地主崽子”的名声自然落在民望和他弟妹头上。这些年来,民望一家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比方少凡家好不了多少。

方少凡思想着,脚步自然慢了下来,抬头看时,已走出好远的高丽平又折了回来,身后跟着黄超业,一路招呼袁民望、刘守敬,笔直走进了供销社里面。

方少凡慢了半拍走进供销社,高丽平捧着蚊帐到了面前。

“少凡哥,这是我和袁民望、刘守敬送你的,布票是借黄超业的。”高丽平边说边把蚊帐塞到方少凡手中。

“不借,不用借,我送少凡哥的。”黄超业赶紧接过话头,走到了高丽平身边。

方少凡心头一热,眼圈就湿了,双手捧着蚊帐,说不出话来。

“走,到旅社看看去。”黄超业边走边招呼。

“我们去过了。”袁民望笑着答道:

“来,都来,到旅社看有没有大包子,我请客。”

黄超业多次跟父亲到老龙口搞“投机倒把”,对老龙口旅社饭店里的大包子情有独钟。

进了旅社,黄超业上楼找经理。

过了好一阵,楼上传来了吆喝声:“喂,给黄伢子五个包子。”

“易伯伯,我要十个,我跟您讲了要十个的。”

没有应声,黄超业下楼来,交了钱和粮票,到厨房里面拿了包子,一人一个。

头一次吃包子,惹来旅社里异样的目光,方少凡毫无顾忌地边吃边问:“超业,你怎么来了?”

“有人讲我没脚,有脚我就跟来了。”黄超业边说边盯着高丽平。

“黄超业不来,买蚊帐门都冇得。”刘守敬不知典故,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

“我不知怎么感谢你们才好!”方少凡说的内心话,也打了圆场。

“我们回学校去吧。”高丽平发话了。

“下午学校冇安排,出来了就耍一阵子再回去。”老龙口街上,方少凡还有不少地方没去过。

不说黄超业、高丽平,就是袁民望和刘守敬,开学第一天,他们两个就把这老龙口街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看了好几遍。

四个人陪着方少凡,从十字街头出发,往北看了老龙口公社革委会两百多米一条街,在老龙口食品站留连忘返,案板上为数不多的猪肉,很难满足那一长溜排队人的需求,让他们审视了好久。往东看了老山区革委会五百来米一条街,特地进了老山区医院。

在医院里,方少凡为多年心脏有毛病、多种疾病缠身的祖父买了从大队赤脚医生那里难得买到的救心丸和便宜许多的去痛片,花了两块多钱。

往南一条街,在粮站门口与通南山的柏油路“入”字相接,经营着打铁染布、农副产品之类的。这年头,“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声音已越来越弱了,老百姓把自家舍不得吃的鸡婆鸭蛋、茶叶瓜菜拿到这条街上来换钱花,已不再偷偷摸摸了,使得这条街一天比一天繁荣起来。八九百米长的街两边已开了好多个小店,有些店里还卖起了原来只有供销社才有卖的东西。

五人过了粮站,跟着方少凡来到了汶水桥上,北望龙门山下的第三中学,近看桥下断流的汶水河,远眺柏油路消失的南山方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平凡的岁月便有了他们的精彩篇章。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