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 求索 20  

2008-12-01 12:31:06|  分类: 求索【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章

 

方少凡以全校第一的成绩结束了高一第一期的学习,回到了龙摆尾上的龙安殿,寒假开始了。

不像往年,龙摆尾一队的年终决算要到大年三十才办得完,今年小年没过就办完了。大旱灾年,家家基本只分到了过年的米,红薯、杂粮也不比往年多;倒是按人头每人分了差不多三分萝卜菜田,好多户已在上面种了第二道萝卜菜,只要不影响插早稻就行了;没有了往年热热闹闹干塘分鱼的场面了;就连队上猪场仅剩的一头老母猪也在八月十五前死掉了,每人还分了差不多一斤肉...征购粮在早稻进仓前就交了的,大队领导也早就传达了公社会议精神,将在青黄不接的时候下发部分返销救济粮。

尽管不是办年终决算,社员们总爱到方命生家坐坐,多年来都是坐到大年三十才回家吃中饭。

今年家家户户基本上只开两次伙了,吃过早中饭,社员们便陆陆续续进了方命生的家门,直到天黑,回家吃过晚饭,上床睡觉。

尽管还没有下雪,今年比已往任何一年要冷得多,大伙围坐在方命生家的火塘边,除了寒来暑往、家长里短外,议论的基本是一个老话题,如何度饥荒,是不是过了年离开高峰、南山,出外逃荒讨米几个月...

文秀英能够凑合的就是想方设法让火塘的火不灭,有时烧点湿柴草,熏得人直掉眼泪。喝水的大包壶里有泡着老毛叶的热茶倒,大家就热热乎乎的。

老天也晓得这年难过,大年三十没到就过年了。

腊月二十八这天,吃过晚饭,漫天的大雪挟着肆虐的北风,在龙摆尾上狂舞起来,方命生一家早早地爬进了算不上温暖、但抵挡得住些许严寒的被窝。

过了个把时辰,方命生家的大门响了起来,门外传来了高知余的声音:“命生,开门…”

方少凡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拖着鞋子就冲进了堂屋,打开大门,裹着一身雪花的高知余进了方家。

“少凡,快烧火。”高知余冻得搓手打哆嗦。

文秀英一手端着煤油灯,一手帮高知余掸落满身的雪花。

过了方少凡祖父母的卧室,来到灶房,方少凡已爬开了捂着的火种,把火烧起来了。

在火塘边坐下,方命生递上为高知余卷好的喇叭筒。高知余接过来叼在嘴上,从口袋里掏出过滤嘴烟来,递一根给方命生。方命生在火塘里拿起一根燃着的柴火,先给高知余点上,又点燃了自己的香烟。

“高站长,先喝杯冷茶?”文秀英问道:

“口不干,不要喝。”

“那就水开了再泡茶。”文秀英到一旁张罗去了。

“命生,我这次到了凤英她娘家,回来还没几天,听到了一件事,让我睡不着。”

方命生望着火光下脸色红润的高知余,他和龙摆尾上的人、高峰的不少人都知道,何凤英是从安徽一个叫山南的地方讨米逃荒过来的,家里没有亲人,只有几个八杆子打不到边的远房亲戚。

“你说他们胆子大不大,把公家的田土分到了各家各户。”高知余附到方命生耳旁,声音低了。

见伯伯和父亲交头接耳,方少凡添好火,起身准备离去,高知余一把拉住了他。

方命生早已目瞪口呆。就是去年挖了红薯后,重新丈量社员自留地时,自己把丈篙加长了几寸,在公社禁闭室关了一天一夜,写了书面的公开检讨。孙主任指着鼻子、拍着桌子教训方命生:不是看你当了二十年队长,要关你的班房...

“我回来跟易主任、孙主任说了。”

“那领导何解讲的呢?”方命生插上了话。

“易主任没有做声,在他办公室,盯着我看了好一阵,开口问的是我家分了多少粮食、过年杀猪没有这些问题。”

“孙主任呢?”方命生性急。

“孙主任一听这事,马上就对我说,从爱护我的角度,不要乱讲,破坏社会主义呀!”

高知余拍拍方命生的肩膀,掏出香烟来,为自己点上一支,接着说:“我这几晚总是睡不着,今晚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队上的乡亲们要外出讨米逃荒,想想你又不是外人,几十年的好兄弟,就过来跟你说说。”

高知余和方命生都陷入了沉思。

文秀英端上了花生、豌豆、红薯泡子,看到挂在梭筒钩上的水壶烧开了,又忙着去泡茶。

“凡伢子,把明夜里烧的那只树蔸根搬来,先烧炉好火哒。”

除夕的火,十五的灯,无论穷人富人,都得图个吉利。每年年一过,方命生就开始准备,瞄一个最大的树蔸子,大年三十晚上烧。

门外,雪越下越大,北风发出凄厉的吼声。

热腾腾的茶端了上来,火也旺了起来。

方少凡静静地听着两位长辈的你一言、我一语。文秀英忙完上床,又进入了梦乡。

高知余的一包烟抽完了,方命生又卷出了两支喇叭筒,方少凡忙用火钳夹着火炭给点上。

坐了下来,望着高知余,方少凡发言了:“伯伯,我想,田呢暂时不分,把土全部分到各家各户应该没问题。”说完,转头望着方命生,通红的火塘边,方少凡的眉宇间透出成熟来。

在这个漫天风雪的深夜,在这提前守岁的火塘边,一项关系到龙摆尾大队第一生产队近百号人的“国家大事”就这样在高知余、方命生、方少凡的你一言、我一语中初步定了下来。

打开灶房门,父子俩目送着高知余消失在狂风暴雪之中。远处传来了几声狗叫声,田野山麓已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白色...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