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 卷一 77  

2009-12-28 12:53:32|  分类: 奋斗卷一【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在李叶红身后,上了办公楼二楼,方少凡忐忑地进了厂长室。

“少凡,坐!你们的事情叶青跟姐说了,知道你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我给你泡杯茶!”

“姐,不用,你们开会的时候,我泡了茶的。”

方少凡端起自己的茶杯来,李叶红提着开水瓶为他满上。

“少凡,姐是想问问你,你爱叶青吗?”

望着局促不安的方少凡,李叶红发话了。

“春节,我听姑爷说了,你是你们地区纺织局的宋副局长作为女婿选回来的,那宋丽英爱你爱得有蛮热烈的。”

“过了五一节,在姑爷给我妈妈的信里,我们又知道了你家乡的高丽平,那司机送你回家看你得病的父亲,跟江书记等厂领导汇报的是,只听清了你们几句话,没病打什么电报,下一辈子还做您的儿子,告诉丽平,下一辈子非她不娶什么的,这些你能跟姐说说吗?!”

李叶红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把站了起来的方少凡拉着坐到了沙发上,羞涩地注视着自己小妹热恋着的这个男孩。

李叶红为了妹妹的幸福,这回是豁出去了。

尽管追求者不计其数,但没有一个让李叶红真正动心的,感情这档子事情,捉摸不定的,到现在还只有理论上的东西,妹妹叶青就比自己幸运得多,遇到了人生值得追求的男人了。

方少凡望了望一脸通红的李叶红,低下了头,说道:“姐,等布衣厂设备安装完成,全线投产后,我会到桃花源来,当着伯父伯母的面,向叶青求婚的,请求你们把叶青嫁给我。姐,你忙不赢的,那些过去的事情,就不燥你的耳朵,烦你的心了,你放心,我会全心全意爱叶青的。”

李叶红没有言语,站起身来,打开办公室门,走了出去。

过了好一阵,李叶红走进了办公室,又一次关上了门,坐到了方少凡身边,说道:“少凡,心里有什么,跟姐说说,说出来要好过些,你放心,跟爸爸妈妈和两个妹妹,我该说的会说,不该说的,我会只字不提的。”

“姐,你有时间听我说吗?”

“少凡,姐听着,直到中午陪易厂长他们吃饭前。”

“姐,你相信命运吗?”

方少凡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李叶红。

李叶红在方少凡面前已经自然多了,这个读高中就是桃花源一中团委副书记和桃花源县团委委员的女孩子,在邓小平七七八八谈话以前就在桃花源县团委工作了,她更多的是相信奋斗,她参加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场考试,尽管没有被录取,她没有抱怨命运,提到这件事情她总是说自己当时就没有读多少书,考不起是实力的问题,以后她就全力以赴投入到了工作中,根本没有依靠父亲的力量,一年前就是桃花源县团委书记了。换了是其他年轻人跟她谈命运的话,她都会以一个政治思想工作者的口气,辅以诸如保尔.柯察金等不少的例子来进行人生观教育,今天,在方少凡面前,她对命运的问题投以赞许的目光。

“姐,我一直是不相信命运的,但有时又不得不屈服于命运,今年的正月十五,就决定了我这一生的命运,那天,我如果回到了湘中,就不会有我现在这么多的痛苦,这一辈子我就跟定了你说的那个丽平!”

望着李叶红鼓励的眼神,方少凡到湘中工作发生的一切、到南山县三中读书的事情,那些一直埋藏在心底的,从来没有跟人提及的,便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伴着泪水汹涌而出,他似乎觉得,现在的叶红姐比母亲还要亲了。

李叶红走进了方少凡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那些痛苦、磨难、泪水和热血同样洗礼着她,她倾听着,思索着…

如果在那有流星雨划过天空的夜晚,方少凡热烈地响应着高丽平的第一声我爱你…

如果不是拥着李叶青走进了白雪皑皑的洞庭湖…

如果不是高知余夫妇英年早逝…

如果不是贫穷…

如果…

一直以来,李叶红视工作如同生命一般,熟悉她的人谈及她更多的话题就是工作狂,追求她的男孩子谈及她离不开冷美人的评价。

方少凡,黄超业,高丽平,宋丽英,还有自己的妹妹李叶青,方少凡娓娓道来的这些鲜活的人物,拨动了李叶红心底沉寂了好久的琴弦。

李叶青的那些主动,要是以前,会让李叶红火冒三丈的,现在,她倒钦佩起自己妹妹追求幸福的勇气来,不是正月十五那晚拥进了方少凡温暖的胸前怀里,妹妹就不可能拥有眼前这么优秀的男孩子的。

“姐,你说这好多的东西,不是命运的安排吗?”

“少凡,姐一直没有好好思考过命运的,听你说,我也在想,你和我妹妹,这缘份难道真的是上天安排的吗,怎么就这么巧呢?”

李叶红依旧沉浸在方少凡的诉说中,自言自语着:“为什么爸爸会到兴湘来兼任厂长?为什么恰恰在少凡到兴湘的时候提了行署副专员呢?我又怎么会被派到兴湘来呢…”

“姐,你是怎么到兴湘来的呢?你不是在县团委工作吗?”

“少凡,你可能不知道,兴湘是桃花源地区的一个试点单位,在这里推行厂长负责制,这些年来什么单位一直都是党的一元化领导,我爸爸来这里是地区组织部定的,他是非党人士,那时就配了一个党委副书记,叶书达接替我爸时,是党政一肩挑,地区组织部首先是以整党工作组成员安排我来这里的,前不久找我谈话,安排我来这工作,也是一肩挑的,我向组织提出,自己没有纺织厂工作的经验,这厂长还是先代理的好,这里面可能有我爸爸的分量在,要不是不会让外行来领导内行的。”

“姐,你感到吃力吗?”

“少凡,这也是姐今天找你的原因,元旦的时候,我跟你谈过的,那是爸爸妈妈想把你调进桃花源,今天,是姐想你来兴湘帮帮我。”

“少凡,你不要急着拒绝,也不要马上答复,我在别人眼里一直是女强人,好多的话,我也想跟你说说,你也愿意听听我的心声吗?我也是没有跟别人谈及的,我爸爸妈妈问我,我都是,怎么说呢?今天,我却有了倾诉的愿望!”

望着自己喜爱的准妹夫那静心倾听的样子,李叶红二十六年来的酸甜苦辣,就如同月光下的海浪般,轻轻地涌过来了…

下班的号声吹过了。

兴湘纱厂几个陪易文斌一行共进午餐的厂级领导在招待所外面等到了李叶红,方少凡跟在身后。

“李厂长,吃了饭,所有去湘中布衣厂支援的保全工在办公楼前集合,我们是不是开一个动员会呢?”

“有什么要说的吗?”

“提点要求嘛!”

“在车上跟大家说说就行了,晚上在湘中吃饭的时候说也行,就不要搞什么仪式了。”

李叶红边说边走到了易文斌一行休息的房间,热情地挽着姑爷进了小食堂...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