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 求索 50  

2009-02-08 13:42:12|  分类: 求索【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十章

 

一直没见到打开过的易家祠堂东大门,期末考试过后打开了。

龙力强、严树人等老师领着方少凡、袁民望等不少学生,赶在放暑假前清理着破败不堪的东前院,不清理出几间教室来,秋季新招的学生连上课的地方都没有。

几天下来,方少凡累得骨头散了架似的,要在放假前完成东前院的清理,这个暑假怕要推后十天半月了。

考虑到为贫困家庭孩子上高中解决部分学费,南山三中创造了勤工俭学的机会,方少凡等好几个吃得苦、有力气的学生已接到了学校的通知,放暑假后再接着清到早稻开镰收割,一等生产队的双抢结束,一天只记十分工的时候,提前十天半个月到学校来帮着完成东前院的清理扫尾工作。

暑假如期放,就在暑假到来的前一个晚上,劳苦了几天几晚的方少凡第一次走进了高丽平的宿舍,没有旁人,丢下了几句硬梆梆的话:这么多年,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待,没有其他的爱,我们之间不可能产生爱情,你要是胡思乱想的话,我就不认你这个亲妹妹。

容不得高丽平说话,也没有多看一眼麻木地坐在床头的高丽平,方少凡装作潇洒地离开了...

第二天上午,期末总结表彰会在祠堂正厅召开,头痛得好像要开坼的高丽平就连自己被评为优秀干部都茫然无知。教导主任龙力强还在台上滔滔不绝作着训示,痛苦不堪的高丽平出了会堂,回到宿舍,胡乱地收拾了放假的东西,独自一个人离开了龙门山下的三中。

过不了几天就要“双抢”了,火辣辣的太阳正拼命地赶在收割前把还有些泛青的稻谷烤得黄灿灿的,高丽平拖着越来越沉重的脚步,走在回高峰的小路上。

还没有走过一半的路,唇干口燥的高丽平好几次找到了路边的水井,喝了不少的井水。

中午过后,太阳更毒辣了,浑身无力的高丽平躲到了路边的树荫下,不知不觉中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将近傍晚时分,恍恍惚惚的高丽平才回到高峰农机站。

高知余搬离了农机站那十多个平方米的家,在公社院子里布置了一个新家,两间房子,近四十个平方米,一间是高知余的卧室兼客厅,一间间了不到一半做厨房,另外的是儿女们的天地。这是易伯年一手安排的,既有协助易伯年抓教育的缘由,更多的是因为秋季开学后,女儿高丽芳要到高峰读初二,做父亲的不想让女儿每天来回三十里地奔波,女儿高丽平星期天放假如果回家的话,就是回高峰,只有放长假才回龙摆尾。尽管何凤英还得在龙摆尾上看着家,管着读五年级的儿子高丽生,打理着队上分的五六亩土,出生产队的工,但一个月内,总得有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来和两个宝贝一样的女儿亲热亲热。不放长假,一家人是难得团聚的,龙摆尾上总得有个守屋的,何况还喂着鸡鸭猪牛呢。高知余在高峰的这个家必需,不在公社院子里布置,就得在农机站布置。在这个大公无私的年代,该利用的权力还得用,高知余倒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向组织提要求的。

父亲高知余下乡了,高丽平找到了自己的新家。

正好母亲何凤英在,接过女儿简易的行李,高兴地问道:“丽平,放假了,是吗?”

只听到了“嗯”的一声,何凤英接着问女儿:“考得好吗?评了三好学生吗?”

“妈妈,我有点头痛,想睡一下。”高丽平泪眼汪汪地望着母亲,心闷得慌,头依旧疼痛得像要裂开一样,她不想吓着母亲。

何凤英连忙把女儿搀扶到大房间的床上,她怕“灶房”的油烟薰着头痛的女儿。

“班车还没有回来,丽平,你是坐的便车呢?还是走的路呢?”何凤英关切地问着。

见女儿不做声,何凤英为女儿盖上毛巾被,一手拉着女儿的手,一手轻轻地探到了女儿的额头上,焦急地问道:“丽平,你是病了呢?还是中暑了呢?除了头痛,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妈!我躺一会儿就好了。”有气无力的高丽平转过身去,面对着床里,泪水便从上面的眼睛里流到了下面的眼睛里,两眼的泪一起流到了耳朵里。

“好!你躺着,妈去给你冲杯六一散,拿点十滴水、人丹丸来。”

高丽平乖顺地喝了一瓶十滴水,就着温热的六一散,吃了十多粒人丹丸子,不一会儿,便响起了不匀称的鼾声。

“凤英啊!闻着就晓得,又是改善生活啰!”人还没有进门,早就闻到了清蒸鸡的香味,高知余吆喝着。

“当家的,轻点声,丽平回来了,正睡着。”

高知余随着妻子进了大房间,闻到了一股药的味道,忙问何凤英:“女儿怎么了?”

“她说头痛,怕是中暑了,我给她吃了十滴水、人丹丸、六一散,睡觉了。”

“那就让她睡醒,你什么时候到的吗?”

“下午,我和丽生一起来的,留丽芳守屋。”

“丽生呢?”

“一到这里,不见你,就疯他的去了,吃饭会回来的。”

说曹操,曹操到,高丽生欢蹦乱跳、叫着喊着进了家门。何凤英来不及制止,高丽平已翻身过来,睁开了迷迷糊糊的双眼,含混不清地喊了声爸爸,只觉得眼前一黑、头一沉、心头一堵,哇的一下,控制不住,紧接着就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声,高丽平把吃进的药水连同胃底的残物一齐喷到了高知余的裤腿和脚上。一家人急得不知所措,一声我的女儿后,何凤英昏倒在地,高丽生便一声妈妈接着一声姐姐地嚎啕大哭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