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 求索 65  

2009-03-16 12:39:25|  分类: 求索【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十五章

 

离开了方命生,高知余来到了最近的大队长方正钦家,初步了解一些情况后,安排方正钦通知大队干部到书记方国春家碰头,自己径直往方国春家走去。

边走边看,碰上的都是熟悉的人,打过招呼后,问问队上分田分土到户的情况,看到的,听到的,倒还没有拆屋毁林的,让高知余稍微安心一点。

大队干部随高知余后陆续进了方国春的家,没有过多的客套。人一到齐,高知余便直入主题:先严厉批评了方命生队上的搞法,说了两个意思,尽管高知余没有说出“杀鸡取卵、竭泽而渔”,对龙摆尾一队这半个多月的所作所为定性为“用光、分光、败光”的三光做法;在还没有详细听取各大队干部所在生产队的情况汇报的情况下,就作出了不得毁掉这十多年人民公社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积累下来的财产的要求。

天色不早了,方国春张罗着晚饭,高知余推却了,他说:“我约了命生,儿子还得管呢!”

安排好了明天的工作:先到几个没有大队干部的生产队看看,然后在大队部召开各生产队队长、会计、出纳等参加的会议。正要起身前往方命生家里,刘营长说:九队正在砍树砍竹子…

天上落起了鱼眼珠似的雪籽籽,高知余拉上方国春、方正钦、刘营长等,立马向九队赶去。

在九队队长的堂屋里,高知余和队干部、有威望的社员群众、明事理的老人们促膝谈心,时而是个领导,晓以政策;时而是个学生,虚心求教;时而是个长者,诲人不倦…

不知不觉夜深了,大家围坐在高知余身边,感到无比的亲切。

“高主任,九队的事情您就不要担心了,会按您说的办的,我们还是吃了晚饭再说吧!”已经饥肠辘辘的方国春提醒着高知余。

见公社和大队领导还没有吃晚饭,乡亲们不好意思起来,忙着起身,把高知余一行送出了好远,路上已是薄薄的一层雪了。

龙摆尾九队和一队,正如中国版图上的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和曾母暗沙,走在往方命生家的路上,还没多远,高知余已不失风趣地说了好几次:“命生明天肯定是挨批的对象,我们今天一起去,先吃他一顿再说!”

最后一次说的“去”字还没听到,听到的是“扑通、扑通”的巨大声响,紧随高知余身后的方国春还没有反应过来,更不说拉上一把,高知余就摔下了悬崖峭壁。

随后的都惊呆了,夜空里响起了急促的叫喊声:高主任…老高…高主任…

方国春一行和听到喊声赶来的社员们一起,费了不少时间和好大力气才把高知余抬了上来。

躺在社员们扎好的土担架上,高知余已近昏迷,仅有微微气息,嘴里断断续续地念着:…命…生…命…

两个人抬起高知余就往公社卫生院跑,方国春一行和十多个社员群众打着灯笼火把,前面引路,后面跟着,山路崎岖,跑上两三里路,又换两个抬的人…

生怕高知余睡着睡着就走了,一路上,无比悲痛的乡亲们不停地呼喊着:高主任…高站长…老高…这悲惨的声音和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在高峰的夜空上飘荡着…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