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 卷一 22  

2009-09-25 14:03:33|  分类: 奋斗卷一【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兴湘,李叶青还没下车,就看到了在办公楼前东张西望的方少凡。

看到李叶青下了车,方少凡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特别是听到李承静当了更大的领导,又一起回到了兴湘,他的心彻底平静了…

方少凡不声不响地走进了前纺车间,让为他请了假的周秋良等几个人惊讶了好一阵…

上午,群龙无首的,车间里看不到几个人。

快下班了,方少凡正聚精会神地看着那教科书上没有的粗纱机图纸,这是他偷偷地在运进车间的设备集装箱里摸出来的,撬开好几个箱子才找到,目前还不能让别人知道,看也只能偷偷摸摸地看。

一声“方少凡”惊醒了他,抬起头来,李叶青已经到了身边。

“方少凡,你运气好,一周的赌只有两天了,你看怎么办呢?”

“不是说听你的吗?”

“真的都听我的吗?!”

“那也有条件!”

“说说你的条件看。”

“生命第一,尊严第二…”

不等方少凡说完,李叶青插话了:“谁说要你的命了!”

“你不要我的命,但也不能让我斯文扫地吧!”

“方少凡,我不管你的斯文,今天你得听我的,到明天下午,我能够想得出的,你都得听我的。”

“好,我的大小姐,听你的。”

“你怎么这么喊我呢?”

李叶青不解地望着方少凡,这大小姐称呼可有鄙夷的意思,听起来很不顺耳。

“大是地区大领导的女儿的大,小是你比我小,姐是我得听你的,你就是我的姐,大—小—姐!”

“就喊我小-姐-姐算了,这一个星期,我还得当你两天姐姐。”

“好的!小姐姐,有什么吩咐?”

“我明天跟爸一起回桃花源了,从现在开始,你跟我一起回家,负责给我一个人做中饭,然后把我家那些需要洗的都洗了,直洗到下午上班,下班后,继续到我家,做晚饭,可能我爸也在家吃,接着做什么,我会安排的,不伤害你的尊严吗?”

“尊严倒不伤害,只是我从来就没有做过饭。”

“不管做的怎样,我都吃,快下班了,走吧!”

李叶青催着方少凡动身。

“那可不行,还没吹号呢!”

“领导都开会去了,欢迎新厂长,也欢送我爸爸。走吧!你看车间里还有人吗?”

方少凡磨磨蹭蹭地收好图纸,跟在李叶青身后出了办公室。

“你爸爸中午回家吃饭吗?”

“中午厂里在招待所小食堂请客。”

“那你怎么不去呢?”

“我又不是那个级别的干部,何况我爸历来反对我参加他的公务活动,有时,我爸的部下喊我,都挨了他的批评。”

“那就我请客,吃大食堂好吗?到小食堂怕碰到你父亲,吃了饭,再到你家洗那些需要洗的东西好吗?”

方少凡确实不晓得煮饭炒菜,那打赌时说的安排做什么都行只不过是一时性起,硬着头皮跟在李叶青身后的方少凡提出了建议。

“不要你请客,只要你做事情,我帮你洗了一周的工作服,有十套吧,那最后一套也是最脏的一套洗后现在还晒在我家阳台上呢!你也得做事情,不会做饭,你就学着做。”

李叶青为自己赌赢了的最后两天的安排得意着,脚步也就加快了。

经过大食堂前坪的菜市场,李叶青买了肉和几样小菜。

打开房门,李叶青吩咐着:“你就进厨房,开煤油炉子,烧水煮饭,这房子几天没住人了,我得先搞搞卫生。”

方少凡笔直走进了厕所,拿起抹布和拖把,说:“我不会开煤油炉子,我搞卫生算了。”

“那不行,卫生你肯定会搞,我知道,你在湘中布衣厂搞卫生是出了名的,还上了庐山,过来,我告诉你怎么开煤油炉子。”

望着放下买的菜、站在厨房门边的李叶青,方少凡只得放下清洁工具,走进了厨房。

嘴上指挥着,双手抱在胸前,李叶青那胜利者的形象惟妙惟肖。

方少凡笨手笨脚地给煤油炉子打气,划了好几根火柴才点燃,米还没有淘,李叶青安排方少凡先烧一壶开水。

看方少凡淘米,李叶青笑得前仰后合,告诉他该放多少水才能把饭煮好,等水开了再煮饭,笑着的李叶青进了客厅,手脚麻利地搞起卫生来。

听到水开的响声,李叶青提着开水瓶进了厨房,方少凡提着水正不知往哪倒。

见菜还在案板上,李叶青笑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吃饭哟!想饿我是吗?”

“你不是说等水开了,再煮饭吗?”

“等就光坐着等吗?不晓得把肉切了,把菜准备好吗?”

方少凡望着李叶青,自信经过不少风浪的他傻傻地笑着,往热水瓶里倒的水流了一地。

李叶青把厨房拖干,望着方少凡切肉洗菜,以胜利者的口吻打趣地说:“我洗衣服时,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还有热心的观众。”

“叶青妹子,这菜还是你来炒吧!”

“输了,还讲条件吗?你可是自己说的,都得听我的呀!”

李叶青又把手抱到了胸前,笑眯眯地望着方少凡说:“只有我们两个人吃,炒个肉和小菜,打个蛋汤就行了。”出了厨房又返身叮嘱:“炒菜前,还得打回气。”

饭熟了,听到方少凡在给煤油炉子打气,李叶青又进了厨房,这气得正确地打才行。

锅烧到怎样才放油,什么时候放盐和调料,放多少…李叶青调摆着,方少凡终于把这两菜一汤弄好了。

方少凡把菜端上桌子,李叶青装好了两碗饭。

“能吃!”李叶青把菜夹进了嘴,夸方少凡:“第一次就炒得这样好,只可惜最多就炒今晚和明天中午两餐了。”

方少凡自己也感觉菜炒得马马虎虎,咧嘴笑着说:“赌还要明天晚上才结束呢!”

“明天下午,我就和爸爸一起回桃花源了,这房子得交出去,我不是干部,不是人才,到这里来是为了照顾爸,爸走了,我也得回去和爸妈、姐姐一起生活。”

李叶青有点伤感,传染着方少凡,两个人低头把饭和菜一扫而光了…

门敲响了,一群人把李承静扶到了门边。

把李承静扶到床上,方少凡轻轻地出了门,望了望忙碌的李叶青,把门拉上,若有所失地下了楼,茫然地向车间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