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 卷二 29  

2010-05-03 00:25:16|  分类: 奋斗卷二【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

忙碌了几天,方锦堂出钱,方命生、刘寒松等不少人出力,龙安殿从未有过的过年午宴摆开了。

龙摆尾上,大大小小的领导及其家人全部参加,与高锦堂沾亲带故的全家都请来了,一组老老小小近百号人一个不拉,其它各组的好多家庭是扶老携幼来到了龙安殿,方锦堂说了,来的都是客,都得好好招待。

尽管物资匮乏,不少物资得凭票供应,方锦堂安排的一百桌的鸡鸭鱼肉烟酒等还是办齐了,这事情还多亏了高峰乡党委书记龙山月。

村支部书记方国春、村长方正钦等原来的大队干部是不打算参加方锦堂的过年宴会的,方锦堂家的田土山水房屋家什等所有财产就是他们组织分给穷苦百姓的,差不多三十间房屋分得只留了两间半给老地主的小老婆,方锦堂回来后,地主老婆婆就只能跟方命生的母亲睡了。

方锦堂一片诚心,打动了当年参加土改的所有龙摆尾干部,方国春、方正钦全家都来了。

方命生、刘寒松与方锦堂合计,过年的中餐最多也就是五十桌,方锦堂把正月间请客的事情委托他们两个,一百桌不够再加嘛。

大厨、二厨请来了老山鼎鼎有名的,文秀英、高丽平、刘守敬等十几个人当起了下手,大年三十赶回来过年的袁民望、袁民英也跟着忙个不停。

快开餐的时候,高峰乡党委书记龙山月和在县委办公室工作的妻子胡风华两个人走进了龙安殿,这过年午宴便一直吃到了家家户户该给祖坟山送亮的时节。

王驾的诗歌“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正是这龙摆尾上大年三十黄昏的写照。

龙山月两口子在龙摆尾上过年,方命生、高丽平、刘寒松、袁民望四大家,就在龙安殿方锦堂的正堂屋里,陪着一起吃团圆的年夜饭了,和方锦堂共正堂屋的本家大哥一家人主动加入,热热闹闹地开了三大桌,摆的又是“品字”席。

胡风华怎么也闲不住,跟着文秀英、高丽平、方晓晴、袁民英几个,给龙摆尾上的大厨方命生打起了下手,忙得不亦乐乎。

按照大家的提议,七个家庭一起团圆的年夜饭晚上九点过后才开餐。

快乐的事情无所不谈,酒过三巡,方锦堂满脸红光,端起酒碗,从陪龙山月的上席走到了三桌的中间,在一屋子人的注视下,像作报告似地说开了。

“龙书记,各位父老乡亲,锦堂回大陆就那么半个月,现在,我想说说感受。”

同窗好友刘寒松生怕这台湾回来的国民党酒后说出不合时宜的话来,共产党的乡党委书记在场,会让大家尴尬的,连忙起身,走到方锦堂身边,说道:“锦堂兄弟,两餐下来,酒都喝得差不多了,闲谈莫论国事,特别莫谈国共两党的事情哟!”

“寒松兄,你尽管放心,我没喝醉,我就说说心里话,龙书记,您说,是吗?!”

“个人看法,交流观点,说说没问题的,锦堂叔,您说,刘老师,您不要拦着!”

方锦堂一口喝完碗中的米酒,打开了话匣子。

“台湾、香港确实是富裕多了,要什么有什么,大陆确实落后不少,物资供应还很匮乏,像我们今年过年,好多东西都是找龙书记解决的票证。”

“我们都知道了,锦堂兄,喝酒,我陪你喝一点点。”

由于身体原因,很少喝酒的刘寒松想止住方锦堂的话头,不得不开酒戒了。

“没问题的,让锦堂叔说,刘老师,您坐!”

龙山月边说边起身,把刘寒松拉到了上席的位子上。

“说得寒松兄心上心下的,那我就不卖关子了,尽管我们还很落后,但我们碰上了好时代,七八年,农村责任制到户后,到现在也就六年时间,我看,大陆将会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创出一个太平盛世来。”

刘守敬、袁民望带头鼓起掌来,这雷鸣般的掌声便响彻了龙安殿。

“龙书记,命生,我原来只打算回来看看,现在,我的想法变了,不要等到死了再魂归故里的,我就打算定居到龙摆尾上来,陪着我母亲走完人生的最后里程。”

“国春书记他们说不好意思来参加今天的午宴,是因为分了我家的财产,我说了,我根本就没想要回这些土改分给了穷苦百姓的东西,尽管共产党有政策,这些财产,本来就是我那当师爷的父亲剥削压迫穷苦人得来的。”

见母亲望着自己,方锦堂接着说:“妈妈,您就是受害者,你有自己心爱的人,却做了一个比你大四十多岁的人的小老婆,他的儿女都比你大,不就是强取豪夺的表现吗?”

满屋子鸦雀无声了,大家都敬佩地注视着方锦堂。

“话扯远了,要住到龙摆尾上来,确实这两间房住不下,这些天,妈妈就住到了命生家。”

“龙书记,命生,我想,你们就给我一块屋场地基,我先修四间好一点的房子,能住下就行了,如果老婆想跟我来大陆的话,再在上面加四间,足足有余了。”

“好,锦堂叔,在我们一组,只要您看上的地方,大家都会让您起屋的,这事包在我身上。”

方命生这个受共产党培养教育多年的最基层的现任小组长,被这个国民党感动了,说话斩钉截铁。

“锦堂叔,如果您想把房子建在高峰乡政府,看好的地方,我也保证帮你办好。”

龙山月边说边起身,走到方锦堂身边,拉住方锦堂的手。

“那锦堂就谢谢两位父母官了!”

“锦堂贤弟,我和你可是没有出五服的,就凭你刚才的一番话,大哥说一声,土改我分了你三间半屋,正堂屋和你娘共,两间正屋坐北朝南,这房子的檩子楼辐楼板,除了你娘住的两间,龙摆尾上,我看就是高峰,也找不出第二家来,你如果想住进来的话,你那四间屋修好后,哥就往那里面搬,我比你娘也就小几岁,老头子说话作数!”

一直坐在不起眼位子上的本家大哥边说边站了起来。

这是方锦堂万万没有料到的,坐在上席的方锦堂母亲和方命生母亲两个老人更是目瞪口呆。

“命生,给我倒酒!”

方锦堂几步就走到和方命生同坐一桌的本家老兄身边,把酒碗往桌上一放,边说边紧紧地抱住了本家老兄。

“大哥,凭您这句话,小弟得再敬您三碗,您随意,我干了!”

龙山月和刘寒松跟着到了方锦堂身边,说道:“锦堂叔,锦堂贤弟,知道你的心意,心意到了就行,不在乎这三碗酒的,今天喝得够多了,来日方长。”

“好!听书记的,听寒松兄的,敬大哥一碗,大哥,房子我修五间,尽管修不出龙安殿这么好的来,但我保证是龙摆尾上新修的房子里最好的,这事我就交给命生你去办,修好后,大哥您不满意,小弟绝对就当您今晚说的是酒后失言,不作数的。”

方锦堂酒碗还没有端起来,和本家大哥住在一起的儿子儿媳也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说道:“叔,伢老子说的,完全作得数。”

“那好!锦堂今晚高兴,就敬你们一家人。”

方锦堂端起差不多半斤一碗的米酒,恭恭敬敬地与本家大哥、侄儿侄媳碰过“杯”,一口倒进了喉咙里,呛得眼泪鼻涕和酒水一脸。

龙山月和刘寒松接过方锦堂手中的酒碗,还来不及掺着方锦堂,他便坐到了地上。

大家手忙脚乱地把方锦堂扶到了母亲的床上,他还在一个劲地喊:我没醉!我高兴!大家尽兴喝!我休息休息,再来陪大家…

这样的大年三十,这样的快乐,路草也不知怎样描写了,还是只有四个字:今夜无眠!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