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  卷二 79  

2011-01-09 12:54:29|  分类: 奋斗卷二【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9

公元一九八六年一月一日到来了。

从夏天开始,方锦堂就在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

方锦堂新修的五间房屋,早稻秧谷子下泥时动的工,土里的红薯开挖时就落成了,龙摆尾从解放至今还没有修过这样气派的房子,他的本家大哥早就想住进去了。

春节后回到台湾的方锦堂,在给方命生和高丽平的多次来信和电报中提到,搬家的日子就定在元旦节,农历十一月二十一日,公元农历的年月日里都有一,意味着一本万利、一举成名、一往情深、一团和气、一帆风顺、一应俱全,一切都是好兆头。

五间正屋一间西厢房内的摆设安排早在晚稻收割前就已经全部落实妥当了,方锦堂父亲当年在这五间正屋内的大宗器物基本上物归原主了。

为了方锦堂盼望的这些东西,方命生和高丽平他们想了不少办法,就拿方锦堂父亲睡过的那张最好的红木雕花龙凤床来说吧,那和袁民望外婆有过一腿的土改干部当年把它运到了老龙口家里,文化大革命还没有开始,那个土改干部就死了,好话说尽,用了十立方上好的杉木,才从他的儿子手里换回这张床来,这木头还是龙山月在县木材公司找熟人开后门买到的。

小雪大雪间,方锦堂一个人回到了龙安殿,那些实现的愿望早已让他归心似箭了,妻子和儿女们忙,能不能在过大年的时候回大陆还是一个未知数。

冬天数九了,阳光却跟初夏一样,方锦堂、方命生的两个老母亲都说,她们生下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温暖的冬天。

到了元旦节这天,一大早,太阳刚刚露出笑脸,龙安殿里就热闹起来,龙摆尾上,为方锦堂的房子问题动过脑子出过力的乡亲们都来了。

方命生领着一大群人,为中午的宴会忙碌着,这龙摆尾上的大厨,过年那天跟过了老山鼎鼎有名的大厨,便当仁不让地掌起勺来。

方锦堂的本家大哥象征性地搬离了土改分给他的三间半房屋,和儿子媳妇一起欢天喜地地住进了新房子。

方锦堂指挥着亲自选定的一班人马,复原着当年父亲两间正房的摆放,从正堂屋走进去,依次是书房兼会客室和卧室,早已装饰一新的西厢房就专为来客长住安排着,摆放的都是新添置的高低床带席梦思之类的时髦家具。

一切妥当后,离午宴时间还有大半个时辰,谈笑风生的乡亲们就已经按照编席入座了。

燃放烟花爆竹的刘守敬袁民望几个年轻人早已跃跃欲试,仪式一开始,只要方锦堂一声令下,便要响彻龙安殿,响彻龙摆尾。

方锦堂站在大门口,心满意足地审视着眼前的一切,不时眺望着龙安殿外。

松柏树下,走来了一行人。

就听到有人喊:“少凡哥哥回来了!少凡哥哥和嫂子带着女儿回来了!”

方锦堂快步走了出来,穿过欢迎的人群,拉住方少凡和李叶青的手说:“方主任,我是方锦堂,你们回来得正是时候,这龙安殿里是喜上加喜了!我知道你的名字叫叶青,捂好宝贝女儿的耳朵,刘校长,袁部长,放烟花爆竹!”

正拥着方少凡女儿的刘守敬袁民望几个赶紧跑向烟花爆竹燃放区,大喊着:“放烟花爆竹了!丽平!肖湘!少凡哥他们三个回来了!大家都照顾好孩子!胆子小的最好捂住自己的耳朵!”

听到惊天动地的烟花爆竹声,正在灶头忙碌的方命生文秀英夫妇纳闷起来,第一盆菜还没有上桌,离预定的仪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怎么就响起来了呢?!夫妇两个前后跑出来,看到方锦堂正领着儿子一行向正堂屋走来。

文秀英忙跑上前去,拥着李叶青母女,进了正堂屋,直到烟花爆竹声停下来,才迫不及待地抱过孙女来。

“凡伢子,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到家了呢?我以为你们只能回家吃晚饭呢!”

方命生兴高采烈地问道。

“今天很早就出发了,方师傅开车送我们回来的,到龙摆尾山下还只有九点多钟。”

“就是那个开吉普车的家门师傅吗?”

“是他,但今年我们厂里搞到了一台上海牌小轿车,方师傅开,我们今天就是坐这台车回来的。”

“方师傅呢?怎么没有看见他?”

方锦堂迫不及待地问道。

“上次,方师傅上了龙摆尾,是抬下去的。这次,他把车开到山下,送了我们一程,有两个回龙摆尾的赶上来了,他就交了那个包,返回去了。”

“那中午他在哪里吃饭呢?”

文秀英担心起来。

“妈妈,凡夫只送我和女儿回来,他要跟车回布衣厂的,方师傅说了,他把车开到高峰街上,随便吃点什么,再到山下来等他。”

“凡伢子,快要开餐了,我和你爸爸要去忙了,走的时候,记得到家里捉一只鸡,送给方师傅。”

文秀英吩咐着方少凡,把孩子递进李叶青的怀里,拉着方命生转身往厨房走去。

抱着儿子进了正堂屋的高丽平肖湘四个和李叶青母女俩亲热到了一起。

“方主任,到我的书房看看!”

方少凡跟着方锦堂进了书房,立马就惊叹在当年方大地主家的气派里,前边靠窗三面摆放着六条雕花围椅,每两条之间有一张精致的方形小茶几,中间是椭圆形的雕花大茶几,后墙正中悬挂着一副巨大的松鹤图,下面是威武的太师椅,椅前是一张比大床铺小不了多少的书桌,一边靠墙立着三层十八开门的书柜,另一边是同样尺寸大小的博古架。

方锦堂饶有兴趣地向方少凡和跟着先后进来的客人们介绍着博古架上的各种白酒红酒和其他摆设,介绍着好不容易在台湾弄到手的松鹤图,介绍着从台湾运回来的一小部分和在广州省城县城购买的大部分书籍,把大家的耳朵都听得竖起来了。

方少凡走到书桌前,手扶着太师椅,望着空荡荡的桌面,若有所思,拉住方锦堂的手说道:“堂阿公,这桌子上的砚台和笔筒在我那里,过年的时候,我一定把它们带回来,也要物归原主!”

方锦堂连连摆手摇头,说道:“方主任!使不得,你父亲跟我说过的,准备给你写信,我坚决制止了他,土改的时候,你父亲爱那两样东西,放弃了好多该分的物品,现在已经传给你了,我更不能夺你们家两代人的所爱!”

方锦堂顿了顿,扫视了一大屋人,声音提高了好几度。

“乡亲们,我是一直信迷信的,你们看我说得对不对,命生要了我家的笔筒和砚台,他和秀英两口子,都认不得几个字,却养出了三个大学生,小女儿金榜题名是迟早的事情,大女儿尽管没有读高中,也是文质彬彬的,这两样东西肯定旺命生全家人的。”

“堂阿公,这两样东西原本是你家的,又这么旺人的,那就更要还给你了!”

“方主任,你一口一声堂阿公的,让我很感动,这些分给乡亲们的东西能够摆到这里来,锦堂万分感激大家,但该给的钱我是一分不能少的,你家那笔筒和砚台是无价之宝,我领受不起哟!”

“锦堂爷爷,我和凡夫一分钱也不要您的!”

抱着女儿与高丽平和肖湘母子四个一道进了书房的李叶青代替方少凡答话了。

“叶青,你真是一个好媳妇,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锦堂爷爷就挑明了,这两样东西对你们家来说是无价之宝,但对我家来说,就不一样了,那是我父亲回龙摆尾后买下的,也没有花几个钱,但一点也没有旺我家,我的几个哥哥姐姐和他们的儿女们至今都是音信全无的,乡亲们,你们说对不对呀!”

“叶青,你锦堂爷爷说得有道理!少凡哥,你说是吧!”

方锦堂的话说得大家直点头,刘守敬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心中所想。

“方主任,不,我也得跟着命生叫你凡伢子,那两件旺你家的宝贝你就好好收着,堂阿公不能要,不想要,也不敢要,当着大家的面,我就跟你提一个要求!”

“您老人家尽管说,别说一个,就是十个八个,凡伢子都全力以赴按您说的办!”

“现在你忙,堂阿公不催你,但十年二十年以后,你得把龙摆尾的这些事情写出来,让后人记住,有了那两件宝物镇着,我们说不定还能跟着你的文章流芳千古呢!大家说,会不会呢?!”

书房里异口同声的“会!”和热烈的掌声交响着,大门外又传来了宴会主持人龙摆尾支部书记方国春的大声吆喝:“开席啦!请大家!按新编的席位!对号入座!”

......

八六年元旦节,龙安殿里的欢乐,在热乎乎的家乡米酒里满溢着,至今依然散发着醇香!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