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之《奋斗》卷三  21  

2011-12-10 23:43:46|  分类: 奋斗卷三【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

几天以后,布衣总厂织布分厂技术改造厂务会扩大会议召开。

参会人员翻阅着提前发放的技术改造方案,听完以易大为为主、方少凡和其他人分别补充所作的情况说明以后,支持这一改造方案的厂务会成员先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气氛没有易文斌预想的那么热烈。

一段相互交头接耳的时间过去后,肖谐才发言了。

“易厂长,我今天想讲一点不同的意见,从确立织布分厂技改开始,我就在想,今天大家讨论了这个技改方案,但我不能够把我的想法烂在肚子里面。”

“有什么你就说嘛!”

“大家知道,这布我销了好多年,销路是越来越窄,但这纱我只销了三年不到,倒是越来越行销了,我们生产的麻棉混纺纱好销,真正好销的还是纯麻纱,我就在想,织布分厂要技改,保留的仅仅只有一百多台织布机了,我们为什么不利用现有的织布分厂厂房,利用我们已有的苎麻脱胶优势,上一个纯麻纺项目呢?”

肖谐才停下了慢条斯理的讲话,整个会议室便安静得能够听得见墙上挂钟的滴答声了。

好长时间的默静中,大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的,织布分厂厂长忍不住发言了:

“肖部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谁不知道这织布是布衣总厂的祖业,几十年了,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里面,培养了多少技术管理和挡车保全人才,完成今天论证的这个技改以后,大家又能够轻车熟路地运作着。你不想一想,整个布衣总厂,有几个熟悉麻纺的。”

“我主要是站在销售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的,麻纺织产品现在都是外贸包销的,好多还打预付款,而我们织的布,都是内销,求爷爷拜奶奶地找到代销的百货公司,还要销完了再付款,要组织织布的内销生产,就必须铺进大量的资金。”

“既然现在的麻纺织产品是外贸包销,我们也可以组织生产麻布呀?”

“最好销的是830纯麻布,即使改造好浆纱整经后,我们保留下来的这些公制布机大多数都达不到要求的幅宽呢!”

“不管怎么说,如果要败祖业,不搞织布了,我第一个坚决反对。”

“我也坚决反对!”

参加厂务会扩大会议的织布分厂领导班子成员及各车间主任、技术设备副主任争先恐后地明确表态,有的还说出了粗鲁的话语,会议室里有种火药的味道。

“大家别激动,我来讲几句。”

技术设备部副部长严巩基双手示意大家安静,用平时很少有的高声调发言了。

“大家安静,听严副部长说吧!”

对肖谐才的提议感到十分吃惊的易文斌,现在才缓过神来说话了。

“要说对织布的感情,我也是在座的几个最深者之一,从学校一毕业,就在织布车间工作,即使后来到了设备科当科长,也是对织布情有独钟,算算已经快三十年了。肖厂长第一次关起门来问我,能不能考虑在织布分厂上麻纺时,我立马就答复了,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但交流几次以后,我觉得有可行性,便找了小许和小周几个,还多次到了地区麻纺厂,初步估算了一下,对照织布的技改方案,我认为,无论从产品销售还是技改投资等方面来看,上麻纺这一方案是可以提出来论证的。”

“你们也搞了一个方案?”

李唐兴疑惑地望着肖谐才和严巩基问道。

见严巩基点头,很少动气的杨梅锋问道:“严科长,这事易厂长知道吗?为什么不报告易厂长?为什么不报告厂务会成员?”

确实,这么大的事情,易文斌却被蒙在鼓里,杨梅锋感到不可想象。

“老杨,别把问题想得那么严重,方部长和易副部长他们一班人在搞织布技改方案,如果同时公开搞一个上麻纺的方案,那全厂上上下下不会乱套吗?严科长这事我知道,不公开地搞一个方案是我安排的。”

一直不吱声的宋昭才说话了。

“宋书记,这难道不能跟易厂长通气吗?难道不能在厂务会上提出来吗?肖部长的想法难道不能让大家知道吗?”

老资格的杨梅锋不吃宋昭才这一套,气头更大了。

“老杨,看您说到哪里去了,这不提出来了吗?!”

“要提,也得先让易厂长知道,一厂之长,厂长负责制,厂长倒是和这参加会议的几十个人一起才知道的,这像什么话,说得过去吗?”

杨梅锋感到自己也被戏弄了,便拿出好多年不曾有了的带兵气概来,说话有点咄咄逼人了。

“这是怎么了?!肖厂长跟我说的时候,正是易副部长上任的时候,为了避免风风雨雨的,我就做主了,简单搞一个方案,如果上麻纺的投资和效益等各方面比不过改造织布,那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难道有错吗?”

“你们两个倒总是一个鼻孔出气!”

工会主席杨梅锋一直在为上次召开职工代表大会特别会议推选技术设备副厂长一事憋着,说着就站起身来,这次是准备发作了。

“好的!好的!杨老!您也别多说了,先坐下。老宋这么做肯定有老宋的道理,既然严副部长搞了一个方案,那就跟大家介绍一下。”

易文斌边起身拉身边的杨梅锋边说道。

一阵沉默后,严巩基安排列席厂务会扩大会议的周秋良道:“小周,你先说。”

“严科长,我匆匆忙忙来开会,忘了拿方案,还是让许厂长说吧!”

参与了麻纺方案初步设计的周秋良,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会是一场布衣厂的“路线斗争”,一直瞒着方少凡的,在方少凡面前,周秋良失去了说话的勇气,便撒谎说道。

“振湘,那你就先说,小周作补充。”

宋昭才以鼓励的眼神为自己的女婿打气。

一份比改造现有织布投资略有增加但效益成倍增长的约六千锭长麻纺技改方案就这样提上了布衣总厂议事日程。

接下来的日子,织布分厂何去何从,全厂上下沸沸扬扬、人心惶惶,那些为织布分厂倾注了满腔热血、挥洒了不尽汗水的干部职工更是度日如年般地等待着最后的决定。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