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之《奋斗》卷三 24  

2012-01-04 01:48:12|  分类: 奋斗卷三【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

秋天就要到了,但天亮还是那么早。

东边刚刚露出鱼肚白,地区纺织局传达室的大门就敲响了。

在守门人的责骂声中,肖谐才领着王瑞香神色慌张地直奔宋昭才的家。

听到敲门声,睡眼惺忪的宋昭才边问谁呀,边起床走向门边。

打开客厅灯,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到了肖谐才和王瑞香。

肖谐才拉着王瑞香进了客厅,关上门后,就跪到了宋昭才面前,连声说着书记救我们。

宋昭才边示意已经起床的老婆回卧室休息,边把肖谐才和王瑞香拉到沙发上,问道:“谐才老弟,我和你,谁跟谁?!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吧!”

布衣总厂起大火的消息把宋昭才惊呆了。

“哪个车间失火了?”

“我们也不知道,只远远看到烧红了半边天。”

“你今晚又睡在厂招待所?王瑞香你今晚值班?”

“书记,我们什么都不瞒你了,小王半夜过后,就离开了值班室,跟我睡在招待所,是救火车的叫声惊醒了我们,我们出来一看,整个布衣厂上空都是红的了,小王吓得连声喊妈耶!”

“上次串岗离岗,你跟我求情,我是压下了,这次的祸就真的闯大了!”

“书记,小王的祸是闯大了,我也脱不了干系。我让小王呆在招待所里,自己偷偷地去看是个什么情况,一看我都吓傻了,已经启动了下面县里的消防队了,我看到南山消防的车进厂了。”

“你们那也睡得够死的了!”

“书记,我不是收麻到乡下去了半个月吗?小王老公又管得紧,只有她上晚班的时候才能在一起。”

“你们这对冤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收场呢?”

“回到招待所以后,我们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左想右想,我就拉上小王,一路小跑来您这里,求您指点迷津了!”

“我绝对没有本事摆平你们这事了!”

“老宋,我认识您这么多年,您来布衣厂也快一年了,这一年,我肖谐才鞍前马后地跟着您,一切按您的旨意办事,到了现在这个关键时刻,您得救我们了。”

“唉!说来也是的!有什么好办法呢?”

“我一直在想,只有解决小王不在岗这件事情,才能够大事化小,怎么解决呢?对!只有生病才行!”

肖谐才既是说给别人听,更像是自言自语。

 “又不是急症,守着总机,即使得了病,也得打个电话请假呀!”

宋昭才提醒着。

“那就只能得急症了!”

“急症?上班的时候,职工医院有值班的呢。”

“如果说是离岗了,这么长的时间,不讲清去了哪里,易文斌那个性,小王就死定了!如果追问去了哪里,怎么能够说得清呢?没有人来背黑锅,查来查去,说不定就查出我来了!”

“你也是当领导的,快活的时候,怎么就不顾一切了呢?”

“老宋!宋书记!你就别笑我了,悔之晚矣!”

“要不,就说小王家里有急事!”

宋昭才的话音刚落,一直很少言语的王瑞香就忙着插话说:“宋书记!这急事万万不可有,我老公如果知道了我离岗是谎称家里有急事的话,他肯定会不依不饶的,如果怀疑我在外面偷人的话,他会要了我命的!”

“那怎么办呢?休病假要经过职工医院,家里又不能有急事,三更半夜的,你串岗离岗到哪里去呢?”

“不可能有男人来背的,小王的老公会要人命的!”

“既然知道她老公厉害,你怎么还要跟她呢?”

“宋书记,这感情真的说不清道不明,您知道的,跟我的女人确实不少,有了小王以后,我就一个个断绝往来了。”

“那你就一肩担起来吧!”

“我担起来,说我们两个在招待所偷情,两个家庭散伙不说,易文斌在整死小王的同时,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小到免除现任职务,大到开除干籍党籍工籍,说不定也会把我送进班房呢!”

“也是!老易这当兵的人,做得出来!”

“宋书记,我和才哥都知道,我的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但要想办法不坐牢,更要想办法不牵扯到才哥。”

“我想保你们,但我确实无能为力,只能在处理你们时尽量说好话了。”

“老宋!只要保住我不受牵连,我表态,我想办法送你一万块钱!”

客厅里三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宋昭才迟疑了好久,才开口说话:“看你老弟,你想到哪里去了,能够帮忙的,我会尽力而为的!”

“宋书记,只要一上班,易厂长就会召开厂务会,说不定还是扩大会议,马上就要兑现了,您说,我该怎么办呢?”

“现在是得花钱了,你带上小王,赶紧去布衣厂外面那家医院,搞定一个医师,办一个假的急诊入院手续。”

“有病也得先经过厂里的值班医生吧?!”

肖谐才明白布衣厂的制度,望着宋昭才问道。

“到时就说,吃工间餐的时候,到外面镇上看看,突然痛得走不动了,还是好心的路人扶进去的,最多也就按离岗处理了,人都得了急症住院了。”

“宋书记,这恐怕不行呢?”

王瑞香欲言又止。

“怎么了?”

刚看到希望的肖谐才有点急了。

“十一点多的时候,方厂长还打过电话,先是给易部长的,然后就是给他老婆的。”

宋昭才边听王瑞香说边站起身来,把手习惯地放在背后,在客厅里踱步起来。

肖谐才眼睛始终跟着宋昭才,好一阵才说道:“这就真的为难了!”

“不管怎么为难,都要在这里面做文章,总之,王瑞香你的这个零点班,只能是得了急症,住到了布衣厂外面那家医院,谐才老弟,你要想尽一切办法。”

三个人正商量着,楼下响起了宋昭才熟悉的小汽车喇叭声。

“是厂里的小车,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要提前来接我的。天还刚亮,好多人还没有睡醒,喇叭只是习惯性地鸣一两声,方向清肯定会上楼来喊我,你们两个去我的书房躲躲,我走了以后,赶紧按我说的去办吧!”

一会儿,就听到了门外蹬蹬蹬蹬上楼的脚步声……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