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之《奋斗》卷三 30  

2012-03-12 03:21:08|  分类: 奋斗卷三【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

月亮快要圆了,高家湾高知余老屋的房前屋后,倾洒着满地银辉。

月光下,地坪中央的酒桌上,龙山月、高丽平、刘守敬、方命生四个都已是醉意朦胧,旁边小推床上的小曦平进入了梦乡。

“我心随月光,写君庭中央。”

龙山月完全融入了贾岛当年的意境里,端起桌上的空酒杯,说道:“丽平,再给满上!”

“龙县长,说了只喝两瓶的,已经喝过两瓶了。”

高丽平从桌子底下拿出两个空酒瓶来,边倒过来边望着龙山月说。

龙山月放下酒杯,站起身来,抬头久久凝视着夜空。

“丽平,还开一瓶吧,酒喝好不喝醉,龙县长没有醉!”方命生发话了。

“爸爸,这雪峰山特曲只有两瓶呢!”

“我晓得,首先敬神敬高书记的时候,守敬就说过了,是民英她们正月去凡伢子那里带回来的,我家也有两瓶,我这就回去拿!”

方命生已有七八分醉意,边说边摇晃着起了身。

“命生叔!您坐,这么远的,就不用跑了。”

“龙县长,这几脚路,我们山里人,不算什么!”

“命生叔,守敬,这酒喝的是一个痛快,倒不在乎什么酒的,丽平,家里有七五称没有?”【注:当时很长一段时间内,散装白酒的价格是七角五分钱一斤,作者家乡的乡亲们就把它叫做七五称,称读第四声】

“丽平,房里那柜子里好像还有南山大曲呢!我去拿!”

刘守敬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我去拿!我去拿!守敬!你就不能再喝了!”

“我晓得,我本来就喝不了二两酒的,听老婆的话,跟共产党走,早就跟你作过保证了的!”

高丽平进了大门,不一会儿就提出一瓶南山大曲酒来,给龙山月和方命生满上。

站在方命生身后的龙山月,接过高丽平递上来的酒杯,抿了一小口酒,望着回过头来的方命生,缓缓说道:“命生叔,我为什么不在龙安殿您的家里吃晚饭?也不在方满太婆家吃晚饭呢?”

龙山月边说边踱步到了刘守敬身后,接着说道:“为什么要拉上丽平回家做饭?又为什么只要命生叔您和守敬老弟你参加呢?”

龙山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拿起桌上的酒瓶,倒满高丽平的酒杯,说道:“丽平也一起喝,我先敬你一杯,先干为敬。”

龙山月和高丽平碰杯后,一口喝完了剩下的大半杯酒。

刘守敬连忙拿起酒瓶,给龙山月斟满。

龙山月指着桌子上的菜说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提出要吃这浸坛子烧鸡、干红椒炒火焙小鱼、韭菜煎鸡蛋、清蒸茄子辣椒、栀子花鸡血汤吗?”

龙山月好像又回到了八零年的那个夏天,第一次见到高丽平的一幕一幕涌上了心头脑海,乘着酒兴,这些年来的事情便娓娓道来。

从第一次陪龙山月走进这里,直到今晚,方命生根本想象不到,龙山月是那么深情地爱着高丽平。

刘守敬被震撼了,好几次起身,把大半瓶酒倒进了龙山月、高丽平和方命生的酒杯中。

“这些话,一直在我的心里,但我今晚要当着你们的面说出来,丽平懂的,命生叔,你就如同丽平的父亲一样,守敬你好福气,有这么好的妻子,让你们都知道我的心,我到县里工作以后,我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亲密无间了,这些话今后也就说不出口了,今晚说出来了,心里也舒坦了,守敬的酒也不要倒了,就喝到这个份上,最好!”

龙山月喝完了杯中的酒,不言语了。

夜很静,远处偶尔传来几声不知名的夜鸟轻轻的啼叫。

月色中,端着酒杯的高丽平,如同雕塑一般,好久好久才开口说话。

“龙书记!谢谢您这么多年来的爱!黄超业让我的心死了以后,在龙摆尾小学那办公室里,一节多课的时间,我以为跟您讲明白了。说实在的,爸爸在场,那个时候,我是梦想着能够和少凡哥回到从前。守敬你从省城赶到我家的那晚,差不多半夜了,你走的时候说的,不信有下一辈子,就这一辈子娶我、照顾我、全心全意爱我,让我流泪到了天明。后来,我违心地嫁给了孙悦成,我一个农村妇女,是不想拖累你们。差不多两年的折磨和痛苦,还付出了我和守敬最亲最爱的父亲的生命,这些都不说了。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八四年的国庆节,守敬放弃了湘中地区的一切,来到了我的身边,我们历经磨难,走到了一起,这一生,我是报答不了守敬的。龙书记!不!龙县长!喊惯了龙书记,真的谢谢您!谢谢您今晚当着我爸爸和守敬的面,跟我说这些,您相信一个人有前世今生和来世吗?”

高丽平仰望着夜空,说着这些话,是为了不让三个人看到她早已泪流满面。

龙山月凝视着高丽平,好一阵才答道:“丽平,我和守敬一样,也是从来就不相信人有下一辈子的,这两年来,我慢慢相信有命运的安排了,但更加明白了有心想事成这回事,就拿今晚这栀子花鸡血汤来说吧,你问我吃什么菜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八零年第一次到你家吃的菜,秋天哪里会有什么栀子花,只是说说而已,想不到这也是高书记最爱吃的菜,为了七月半敬奉父母,你的坛子里还特地存放着栀子花,这汤的味道也和那年的一模一样,是哪家宾馆饭店都调制不出来的,八零年见到你的时候,如果也像这两年一样明白心想事成的话,当时就肯定会跟你说我爱你,说不定我就可以一生喝上你这美味的汤了!”

高丽平、刘守敬、方命生都不知如何答话,尽管酒醉心里明,但这意会是言语无法表达的。

龙山月望了望三个人,看了看手表,说道:“说着说着,就是半夜了,明天一大早,我还要赶到高峰,搭班车回南山,我们早点睡吧!我是喝多了,就不睡到方满太婆家里去了,力生肯定睡在命生叔您家里了,您就和我一起睡力生的床吧!”

龙山月边说边起身,摇摇晃晃迈开了脚步。

刘守敬连忙上前,把龙山月搀到了高力生的床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