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之《奋斗》卷三 36  

2012-04-07 07:50:12|  分类: 奋斗卷三【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6

布衣厂那台老式吉普车一开进鸳鸯家属区,方少凡就看到了家中亮着的灯光。

方少凡一路小跑到了家门前,轻轻地,边敲门边喊着:“青青,我回来了!”

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方少凡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屋后关上门,依旧没有妻子的声响。

放下行李,走进亮着灯的厨房,案板上摆着几碟切好待炒的菜,摸摸高压锅,已经只有丝丝温热了。

就着书房的灯光,透过阳台的纱窗门,方少凡隐约看到了月光下熟睡的李叶青。

走近妻子,凝视片刻,方少凡转身又回到了厨房。

不一会儿,三菜一汤就上桌了。

方少凡轻轻地推开了阳台纱窗门,轻轻地抱起了妻子。

抱进书房,李叶青的吻就封住了方少凡的嘴。

抱到餐厅,看到桌上摆好的碗筷、倒好的葡萄酒和白酒,李叶青的嘴唇贴上了方少凡的耳朵,轻轻说道:“真的想一生只为你!凡夫,放我下来!”

放下妻子,方少凡问道: “青青,你从高峰回来好久了?”

“我今天中午才回来呢,在姑妈家吃的中饭,听姑爷说,你今晚回家,我就在等你一起吃晚饭,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你进屋、炒菜的,我一点都不知道,一直在做梦,正梦见你和我闹矛盾的时候,你就抱着我了。”

“嘿嘿!我们闹什么矛盾呢?”

李叶青端起桌上的葡萄酒杯说道:“凡夫,来,我敬你,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听我慢慢说,我干了,你随意,今晚我陪你喝几杯。”

李叶青干了杯中的酒,拿起桌上的葡萄酒瓶,为自己倒上,坐下后,注视着丈夫。

方少凡疑惑地望着妻子,一口喝完了玻璃杯中差不多二两白酒。

“要你随意,我红你白的,凡夫,你坐,我给你倒上,今晚,你只喝三杯酒!”

“好的,我保证,听老婆的话,跟共产党走,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方少凡准备把摆好的凳子搬到妻子的对面,被李叶青拉住了。

“凡夫,你就坐在我的身边嘛!”

“你有重要的事情说,我得坐在你的对面,看着你的眼神,我的青青我知道,鬼主意多,应该能够从眼睛里看出来的,都说它是心灵的窗户嘛!”

方少凡边说边坐到了妻子身边,端起酒杯,说道:“在月光下,我还看不出来,现在看青青,变成黑珍珠了,来,我也敬你,咱们边喝边聊。”

夫妻俩碰杯后,李叶青轻轻地抿了一小口葡萄酒,下巴托着手端的酒杯,又好像回到了龙摆尾上,高丽平抱着儿子,挤上了她睡的那张床......

聆听着妻子时而娓娓道来时而激情澎湃的述说,偶尔问一句两句,直到高峰开往南山的班车驶出了好远,李叶青还依稀看到公公在目送着她的离开。

两个酒杯在不知不觉中空了,方少凡拿起葡萄酒瓶,为妻子倒上,又给自己倒上小半杯白酒,说道:“这么重要的事情等着决定,今晚我就不能超过半斤了,青青,我先要问几个问题,你不是常说,你这一生只为凡夫活着吗?你和丽平一起决定这么重大的事情的时候,首先想的是什么?今晚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真的想一生只为你,现在,你的内心是不是还在矛盾着?你想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呢?”

“凡夫,我很认真地想过了,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你呢!不是去年在龙摆尾上跟着种麻,不是这次回去看到种麻的效益好,跟着丽平姐一起去承包那一千多亩林场,我想都不会想的!我们家去年种的麻,等今年三麻收割后,亩产会超过三百斤,毛收入就差不多有两千块,今年总收入有一万多,还清堂叔公投入的还有其它七七八八的钱,两年就有赚的了,这是伢伢妈妈告诉的。丽平姐说,她的效益更好。你想想,我们两个人,一个月的工资奖金加起来不超过两百块,你又是一个把事业看得如同生命一样重要的人,为了你的事业追求,我就去追求家庭的经济效益,你说好不?!”

“我们现在生活得还可以啊!你去承包林场,等于是当农民了,会很辛苦的,你吃不消呢!那钱也不是好赚的呀!”

“凡夫,你就还是老式农民观念,你想想看看,布衣厂生产这么多纱布,总厂、分厂、车间、班组这么多行管人员,有多少是真正经过了我们手的呢?按照堂叔公的梯度开发方案,这几年,我们要请的人工,至少都有百把人,关键是要管理好,我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掌握苎麻的扦插技术,丽平姐说了,我们也像堂叔公家里在台湾开的公司一样,堂叔公当董事长,她来当总经理,肖湘姐当总会计师,我就是总工程师了。”

“哈哈!你可以当总工程师?这种麻可不是纺纱呢?!”

“凡夫,不准笑我!只要我把苎麻扦插技术学到手,你想想看,那不就是你跟我说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了,在龙摆尾上,我就是当仁不让的技术权威了!”

“什么苎麻扦插技术?”

“是肖厂长告诉我的,湖区有几个镇,大量外销的麻秧子,都是扦插出来的,如果我以布衣厂的供销人员的身份去那里,他们是绝对不会怀疑我的,只是现在我还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技术,但那里家家户户都会做的事情,我肯定能够学到手的!”

“我相信你,这扦插技术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也来了兴趣,看来你这龙摆尾上的种麻专家有点眉目了。”

“丽平姐跟我说承包林场的时候,我首先想的就是这个,有了扦插技术,在龙摆尾上种麻,就根本没有去年那样辛苦了。”

“我是问你,想我没有?”

“当然想了,我们有了钱,你就可以专心致志搞你的事业了!”

“想的是钱,不是想的我!”

“凡夫,没有钱,我怎么能够照顾好你呢?我不顾一切调到湘中来的时候,跟爸爸妈妈说,凭我们的双手,一定会有美好的生活,但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们的女儿,现在是两老帮我们养着,爸爸妈妈来我们这里一趟,都是大包小包的带好多东西给我们,我们结婚时买的电视机、洗衣机等,你还不知道,我们都以为是借姑爷姑妈的钱,这次我准备先还一部分钱的时候,才知道是爸爸妈妈给我们的。”

李叶青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了。

方少凡眼睛也湿润了,拉着妻子的手,说道:“别哭,我懂你!从汨罗纺织印染总厂回来的那个晚上,我就知道,你要的就是自己作主的生活,其实在兴湘纱厂认识你的第一天,我就感觉到,你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孩,你的命运你能够把握住的,我今晚只是把我一直想的、特别是出差在外想你的时候想得最多的疑问提出来,你也不要回答,你要的就是一种自己能够完全主宰自己命运的生活,来,凡夫敬你,我不会阻拦你的。”

方少凡站起来,仰头把杯中的酒直接倒进了喉咙口。

李叶青泪流满面地拥到了丈夫的肩头......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