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之《奋斗》卷三 58  

2012-08-14 07:08:43|  分类: 奋斗卷三【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8

夜已经很深了,布衣总厂办公楼小会议室依然灯火通明,长麻纺质量攻关通气会还没有散会的迹象,好几个与会人员特别是从株洲请过来的专家和师傅们已经哈欠连连了。

不放过每一个细小问题,要有针对每一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每一个办法都要落实责任人员,这已经成了当兵出身的易文斌主持召开生产技术等专业工作会议的法宝。这麻纺试车投产已经铺开了一个多月,迟迟达不到预期效果,更让易文斌把这法宝发挥得淋漓尽致,光是专门负责这会议记录的人就安排了好几个,每一个人的发言都要求记录齐全,株洲专家和师傅们说的更得一字不漏。

江海英和赵学敏、杨柳青一样,是安排专门记录会议的,她一边翻着已经密密麻麻记录了十多页的会议记录本,一边附到了坐在旁边的易大为耳边轻声说道:“大为,你看,大家提了这么多问题,这会就是开到天亮,也不一定能够达到爸爸的要求,又都不便直说,已经这么晚了,你就给爸爸提个醒吧!”

“江姐,我可不敢说这事,我又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解决问题,爸爸那脾气,现在提醒等于是讨骂。”

“那怎么办?爸爸较真起来,说不定这会就开到了明天,明天的工作效率还不是又受到了影响?”

江海英说着说着声音就大了,正埋头翻阅笔记本的易文斌,抬头望了望坐在门边的江海英,问道:“江副部长,你有什么好的建议,等宋书记的发言完了,你再接着说。”

“好的,我等下给易厂长您个人提点建议。”

易文斌扫视一下会议室,在宋昭才发言的时候,株洲来的专家和师傅们好几个眯上了眼睛;杨梅锋在不住地点着头,肖谐才把会议记录本遮住了脸,机电脱胶分厂厂长把手勾到了脑后,多年共事的经验告诉易文斌,这三名厂务会成员已经进入了梦乡;再仔细看看易大为和江海英脸上的表情,宋昭才的话一停下,易文斌就合上笔记本宣布:“今晚的会议就开到这里,明天上午大家先联系实际,下午再接着开,还是这些人,纺纱分厂的许厂长回来了的话,通知他参加,晏副厂长明天继续参加,你代会就代到底,赵主任你送株洲的专家师傅到招待所歇息,散会!”

打瞌睡的大多都没有反应过来,好几个还是旁边起身一阵的人推醒过来的,大家身心俱疲地走出了会议室。

方少凡边打呵欠边打开了家门,没有听到李叶青的动静。就着卧室里透出的灯光,关了外门关内门,嘴里呼唤着青青,依然没有应声。走到床边,橙黄的床头灯光映照着妻子动人的睡姿和露在被子外面裸着的手臂和后背,方少凡注视良久,伸手正要掀开被子的时候,听到了妻子的呢喃细语:“GONG(公),SHEN(生),我累了,真的,很累,你离开我,好不好?!”

方少凡为妻子盖好被子,恋恋不舍地走出卧室,洗漱完毕,在书房的床上躺下了......

窗外的晨曦,透过窗帘,已经亮过了床头的灯光。李叶青睡醒过来,不见丈夫在身边,边喊凡夫边出了卧室,看到在书房小床上呼呼大睡的方少凡,一把掀开被子,扑了上去,嘴巴就咬住了丈夫的脖子。

方少凡猛一惊醒,手脚身躯触到的是裸压着的妻子,脖子感到微微的疼痛,问道:“青青!你怎么啦!”

李叶青松开咬着丈夫脖子的嘴,埋怨起来:“凡夫,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外出好几天了,回来也不陪我睡。”

“青青,天地良心,是你让我离开的。”

“凡夫,不可能吧?我说了什么?”

“你说,你累了,真的很累,你离开我,好不好!”

“我昨晚跟你这么说过?”

“我在床边听你说的呀!哦!我记起来了,你先喊的是公生是什么意思吧?相公不是相公,小生不是小生的,你一直叫我凡夫的,几天不睡一张床,怎么就变了称呼呢?”

李叶青的小嘴封住了方少凡的大嘴,那种被龚晟紧紧顶在门上、压在床上的感觉沸腾了……

是敲门声和门外女儿的呼叫声惊醒了方少凡和李叶青,看看书桌上的闹钟,鸡仍然在不停地啄着米,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

方少凡边开门边接过高丽平手中的包,说道:“小红叶做客回家啦!丽平早啊!我昨晚开会,很晚才回来,忘记调闹钟了。”

“我和红叶下了二路车,在那里等你们拿钥匙,等着等着,就到了上班时间,只好走进来喊你们。”

高丽平抱着方红叶进了门,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李叶青接过女儿,边亲边问:“小红叶昨晚乖不乖呢?跟着姑姑没有哭鼻子吧?”

“红叶很听话的,半夜醒来,要了一会儿妈妈,要着要着,就在姑姑的怀里睡着了。”

“青青,你做早餐给丽平和小红叶吃,然后去厂长室批停薪留职报告,我去上班,已经迟到了,就随便买点早点,边走边吃。”

“我和红叶已经在我干妈家吃过了,红叶吃了不少,我们坐接她上班的小车过了桥,她硬要送我们回来,我说有的是时间,就在桥南搭二路车回来的,嫂子,你不用管我们,就跟着少凡哥一起到厂里去吧,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好的,凡夫,你等等我。”

李叶青手忙脚乱地收拾好,挽着方少凡,两个人挥手说过再见,出了家门。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