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之《奋斗》卷三 81  

2013-05-14 21:08:58|  分类: 奋斗卷三【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1

宋丽英住院的病室,除了门外值班的民警外,只有母亲和杨柳青两个人守候在床头。

一见到门外探头探脑的许振湘,做母亲的起身冲到门边,一把揪住,边哭边骂道:“你这个畜生,这几天跑到哪里去了?丢下我女儿不管,害得我女儿被糟蹋,如果丽妹子有个三长两短,老娘我就跟你这个冇得良心的拼了!”

许振湘胸前的衣服被紧紧楸住,跟着岳母,边走向妻子的病床前,边带着哭声数说着:“英子,你这是怎么了?相公只回西山去了两天,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呢?”起身走向婆婆和许振湘的杨柳青质问道。

“我是昨天夜里从西山坐便车到南山,然后拦过路车到湘中的,连厂里送中班的回头车都没有赶上,走到家里已经二点多了,也就没有打电话问英子的情况,我还以为她睡在父母家里,谁知一觉醒来,就过了上班时间,走出楼梯口,才知道英子发生了这不幸的事情。”

“你回西山,为什么不告诉丽妹子一声?也不给我们一个电话?你心目中还有没有我们做父母的?还有没有你的妻子?还有没有家庭观念?”

“妈妈!名单公示的那天下午,我的心情糟到了极点!一看到上面没有自己的名字,真的不知道脸往哪里放了,回西山,就是想暂时躲避一下。”

“妈妈!回西山的事情,您老人家就不要怪他了。”一旁的杨柳青打起了圆场。

“我不怪他?我要怪他一辈子!前天晚上你也在家,知道丽妹子情况的,只要他哼一声,丽妹子就不会三更半夜地赶回家,那些千刀万剐天打雷劈的强奸犯就糟蹋不到我的女儿。丽妹子啊!你要是就这样醒不过来了,妈妈也就不活了!”做母亲的边说边松开了揪着许振湘衣服的手,又掩面嚎啕大哭起来。

病床上的宋丽英,被输液输氧的瓶子和监护救护的仪器包围着,许振湘俯下身子拉着宋丽英的手,注视着氧气面罩下依然昏迷着的妻子,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做母亲的和杨柳青支支吾吾的回答中,隐隐约约知道了宋丽英被糟蹋的些许情况。

三个人正尴尬地说着话,有刑警进了病室,亮过证件后,把许振湘带回了地区公安处刑侦支队,仔仔细细地讯问过许振湘这几天来的情况,并在问话笔录上签字画押后,告诉了许振湘案件的详细情况,说出来的好多话,是做母亲的和杨柳青两个女人都羞于启齿的。

地区公安处在短时间内先后接到了布衣总厂派出所和地区纺织局的报案,因为宋昭才在湘中名气不小,刑侦支队立即组织精兵强将带着警犬赶到了布衣总厂。

李唐兴坐镇派出所,指挥着宋丽英的搜寻工作,桌上那张布衣总厂方圆十多公里的地形图上已经密密麻麻地标注着各路段、区域分工负责人员的名字,总厂办公楼的和分厂、车间的行管人员能够派出的都已经全部派出了,不少居住在工厂家属区及周边没有上白班的倒班工人也自发加入到了搜寻的队伍。

刑侦支队一行人了解大致情况后,立即牵着警犬,从宋丽英当晚凌晨一点左右下车的车队门前出发,走过不到五百米的路径,在二路车途经的拐进布衣总厂鸳鸯家属区那丁字路口的小溪边停住了。

这是一条仅仅一米多宽的小溪,在这久未下雨的冬日里,只有方圆不到两平方公里内居住着的几千户人家生活用过的水流淌着。那些有自己勤劳开垦耕种的菜地要浇灌的人们,在这丁字路口的小溪里修筑了一个简易的堤坝,便于尿桶之类的直接打水,堤坝内的水深也就一米左右。如果遇上连降个把小时的暴雨,万一不小心掉到堤坝里淹死的人,才有被流水冲走的可能,现在的溪水早已没有脚背深了。

依靠警犬找到宋丽英失踪的线索就断在这丁字路口,除了李唐兴安排的地毯式搜寻外,地区公安处的刑警们展开了重点区域的排查。

就近送医院抢救的宋昭才,连一瓶点滴都没有打完,苏醒过来后,自己拔掉了针头,又叫上方向清,驱车围绕着布衣总厂周边地区寻找着,凡是小汽车能够开进的地方,凡是看到的每一个人,宋昭才一行都寻问到了,赶在下班前回到布衣总厂的时候,是宋力锋和肖谐才几个架着宋昭才走进派出所的。

先后回到布衣总厂的搜寻队员们,谁也没有打探到宋丽英一丝半点的消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话就更不用说了。资江边如同梳辫子般反复梳理了十多公里,最远的搜寻到了这从千里雪峰山奔涌而出的龙尾巴上,真的是山穷水尽、一筹莫展了。

宋昭才、李唐兴、肖谐才等几个厂领导和刑警们开过碰头会后,正准备前往小食堂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接到了地区公安处的电话,要求在场的刑警们火速赶往相邻的地区化工总厂,刚刚接到化工总厂派出所的报告,在该厂的防空洞里,发现了一具女尸!

这消息震惊了布衣总厂派出所里里外外的每一个人,宋昭才父子俩嚎啕大哭着上了车,跟在刑警支队的车后,往地区化工总厂飞速驶去。

地区化工总厂在“深挖洞广积粮”年代修建的防空洞就坐落在家属区内,是职工家属夏天乘凉的好去处,更是孩子们四季玩耍的好地方,酷暑时节,这洞里洞外容纳着好几百号人,跟布衣总厂那修建在生产区内的防空洞常年铁将军把门不同,管理却有一定的难度,国庆节过后,家属委员会便安排住在洞旁开着便民小店的大妈锁上了防空洞的铁门,锁门的大妈也就在防空洞里图个方便地存放着一些物品。

一见到下了班的屋里人,锁门的大妈便抽身离开小店,到防空洞里拿一些物品,钥匙还没有插进洞门的挂锁孔,一把国庆节后新买的中号锁就掉到了地上。

听到有贼的喊声,下班经过的人聚集到了洞门前,胆子大的便抄起棍棒进了防空洞,不一会就听到了洞里的惊叫声:死人啦!

这防空洞里死了人的消息疯传着,不一会儿,洞外已是人山人海般,化工总厂派出所的民警们及时赶到,把守着洞门,保护着洞内的现场免遭进一步的破坏。

立马赶到的刑警们先后进了防空洞,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看到深处洞壁边上一堆麻布袋、编织袋之类的物品上,仰卧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一看就知道是大家一直在寻找的宋丽英,有经验的刑警检查发现,宋丽英依然还有着微弱的生命特征......

刑警们十分肯定地告诉许振湘,作案的是一个犯罪团伙,从现场勘察初步判断,至少有三个以上的犯罪分子;从受害者没有被封堵嘴巴和后脑的伤痕血迹等推断,宋丽英是被先击昏后轮奸的;从丢弃在洞内依然湿漉漉的乳罩、内衣裤、毛线衣和外衣长裤等推断,宋丽英极有可能是被击昏在丁字路口那条小溪堤坝内;从强奸提取物等的查验分析,犯罪分子都是丧心病狂般三番五次地摧残着宋丽英......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