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之《奋斗》卷四 19  

2014-11-18 03:31:58|  分类: 奋斗卷四【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李叶青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住院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易大为正从护士办公室走出来,赶紧跑过来,接过了李叶青手中的行李。

听到李叶青和易大为走近的脚步声,李叶蓝惊醒过来,起身上前,两姐妹拥着哭诉起来。

知道李叶青还是中午吃了小半碗饭的,易大为要出医院找吃的,被李叶青拉住了,父亲的情况明了后,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丈夫的事情了……

天刚蒙蒙亮,易大为骑上自行车,李叶青坐到后座上,回到了桃花源纺织印染总厂,敲开家门,见过母亲、姑姑和叶红姐,说过家中的变故,办事雷厉风行的李叶青提出,见过了父亲,马上就要赶回湘中,得让方少凡回龙摆尾上见祖母最后一眼。

李承平安排儿子陪着李叶青一道回湘中,自己准备在桃花源住上一些日子,这些年来,这堂兄妹早已亲如一母所生似的,李叶蓝要回省城上班,李叶红带着儿子,叶梦梅确确实实需要帮手。

大家都说着让李叶青放心的话,李叶青顾不上吃早饭,和易大为一起出了家门,下了楼梯后,才记起还没有见到大姐的儿子,赶紧噔噔噔地上楼,连声叫着海子,亲吻过床上半睡半醒的孩子,在李叶红抱着儿子的哇哇大哭声中再次挥手告别。

上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李叶青和易大为走进了妇联办公室,接访的龚副主席尽是敷衍推诿,倒是把易大为给说服了,让李叶青还是等下午上班再一起去纪委找人。

李叶青起身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双手摁住办公桌,睁大眼睛紧盯着这个悠然仰坐着的四十出头的女人说:“我再问主席一次,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要告诉我,我丈夫被关起来被免职,跟你们妇联没有关系是吧?!”

“方少凡关押不关押,那是地区公安处和纪委它们的事情,免不免方少凡的职务,那是组织部和经委、纺织局它们的事情,当然跟我们妇联没有关系!”这个女人尽管仰坐着,却拿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审视着李叶青,慢条斯理地重复着先前说过的话。

“那我请问你主席,是不是妇联去布衣厂调查的我丈夫的事情呢?”李叶青的上半身已经前倾进了办公桌上方,俯视着面前坐着的女人问道。

“这是组织安排的事情,是由我们妇联首先出面调查的!”对视着李叶青的女人,坐正了身子,挪动了一下屁股回答着。

“调查材料难道不是你们妇联写的吗?”李叶青问这句话就像机关枪的一梭子似的。

“调查了当然要实事求是向组织汇报,汇报材料是我们妇联写的。”

“实事求是?尽放狗屁!”李叶青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吼道。

“你!你!你!敢在我的办公室拍桌子?真是胆大包天了!泼妇!”坐着的女人站了起来,也拍着桌子喊道。

 “叶青!你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说!” 已经准备出门的易大为赶紧折转回来,拉住了李叶青。

“大为!你放开我,这个狗屁不如的副主席,我倒是要让她见识见识我这个泼妇!” 李叶青一把推开易大为,又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指着对面站起来的女人骂道:“说你们是狗屁,还是看重你们的,狗还通人性呢!我看你们真是狗屁不如!”

“你!你!你!最好给我放文明点!不要在我的办公室里撒野!”

龚副主席面红耳赤的,说话间,两个女人的手指到了一起,李叶青一把扯住了对方的手,顺势一拉,这龚副主席就扑倒在办公桌上。

“来人啊!打人了!”龚副主席伏在办公桌上杀猪般地吼叫起来。

还不容分说,易大为就被冲进来的人放倒在地制服了,李叶青从容说道:“打人的是我!你们抓他干嘛?”

伏在办公桌上的女人抬起头来,大声喊道:“把两个都抓了!打电话,通知公安处、派出所来人!”

几个人赶紧上前按住了李叶青,李叶青挣扎着大喊:“这是妇联吗?还让不让我这个妇女说话?”

“说话就好好说,你怎么动手打人呢?”反扣着易大为的一个男人质问道。

“谁打人了?我打人了吗?隔着一张办公桌,能够打得到吗?我要动手打她,她早就躺地上了!你就别装模作样伏在那办公桌上了,真是一个十足的泼妇样子!”李叶青冷笑着连珠炮似地说开了。

一听李叶青说自己是泼妇,龚副主席从办公桌上爬起来,冲到李叶青面前就要动手,被旁边的人拉住了。

李叶青不是被控制住了,真想抽这个女人一巴掌,只好猛呸一口口水到地上来发泄心中的无比愤怒。

被拉着坐到了办公桌前的龚副主席,用手连连指着李叶青高声大叫着:“你们大家,看看!看看!这样的女人,有素质没有,随地吐痰,一点文明都不讲!”

“我呸!尽管你身为副主席,你根本就不配跟我讲什么文明,你看你现在那高高在上样子,从走进你这办公室,到敷衍打发我们离开,你就没有起过身,不说给来访的客人倒杯茶水什么的,还一直把我们当坏人一样审问,知道我家老祖母故世了,就连半点同情的表示都没有,我到你办公桌前面来问你的时候,你不是那么狠狠地用手指着我,隔着一张办公桌,我能够拉得住你吗?谁打你啦?你伏在那桌子上好久不起来,乡下的泼妇都无法跟你比,我作为妇女的代表,把口水呸在这地上,是顶文明的了,我还真想呸在你的脸上!”李叶青说着,龚副主席的脸气得通红,一屋子叽叽喳喳的突然安静下来了。

李叶青想了好一阵才接着说:“讲素质,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来妇联,还有你们说出差了的妇联主席,素质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说你们妇联别的事情,那些事情我也只是耳闻,发生在我丈夫身上的这件事情,我是有着切身的感受,你们不但没有正义,连起码的良知都没有,你们说妇联,是不是该为妇女同胞说话撑腰,是不是要听妇女同胞的意见想法,你们倒好,前来调查我家凡夫道德品质败坏、生活作风腐化的事情,难道就由那几个不是什么东西的男人说了算!你们听了当事人宋丽英说的吗?问过方少凡的妻子吗?有谁逮到了我家凡夫与丽英妹子通奸的现场吗?还说实事求是,说你这副主席狗屁不如,还是认你们妇联要为妇女同胞办事情,现在你叫来这么多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押着我们两个,还有脸说素质,你真是狗屁不如,我说你是狗屎,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

一屋子人正听着李叶青的诉说,地区公安处的干警来了,询问过情况后,就要把李叶青和易大为带走。

李叶青死死扣住龚副主席办公桌的边沿叫着:“我哪里也不去,我只找妇联,我要见我家凡夫,祖母走了!要让他去见最后一面!”说着说着,李叶青就嚎啕大哭起来,这办公室内外便有人唏嘘不已。

做过简单的问话笔录,妇联龚副主席等几个签字按过手印后,李叶青和易大为还是被公安处的干警带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