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纪念父亲逝世一周年  

2014-07-20 11:14:48|  分类: 父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历六月十六日,按乡俗是父亲一周年的末忌日子,写过《七七事变七十七周年祭》后,就想着要为这个日子写点什么,但每次坐到电脑前,望着对面书柜顶上父亲的遗像,读着自己网易、QQ空间日志里写的《父亲》系列文章,却什么也写不出来,头脑常常是一片空白,十多天就这么过去了。

在外甥女(大妹的大女儿)的QQ空间里,看到六月十六日那天发的父亲照片: 

纪念父亲逝世一周年 - 路草 - 路草的原创博客纪念父亲逝世一周年 - 路草 - 路草的原创博客

 读到这样的说说:“昨晚梦到您了,梦到我们一家一起去了北京,清晰的看到您就坐在车后座,想起您曾经的愿望是生日的时候跟外婆一起去北京看看... 而如今的您已经在另一个国度,这一年来您在那边还好吗?有点想您了... 致我最敬爱的外公!”我这做儿子的眼中有泪,留下这样的评论:看来他老人家还是爱你这个大外孙女些,这几个月盼都盼不进我的梦里来...

思绪也跟着外甥女的说说回到父亲诞辰的那天上午,我们一大家子在他老人家墓前祭奠并为墓碑绕上鲜艳的塑料花藤时,都寄托了诸如要不时走进我们想念的梦中来这样的希望,当时从株洲赶回来的母亲和小弟、从宁乡赶过来的大妹还跟他老人家说了,到了父亲的末忌日子,就由在益阳的我和小妹两个人上坟、祭奠。

尽管父亲不曾入我梦中,似乎却又在冥冥之中牵引着我,因为父亲节那天要前往宁乡县城参加宴会,让我在父亲节到来的前两天看到了父亲那墓碑上缠绕的塑料花藤被盗走了......

父亲忌辰快要到了,小弟偶尔跟母亲说起这塑料花藤被盗的事情,母亲便一定要在父亲的末忌日子回益阳参与祭奠,小弟夫妇抽身不出,也要派儿子作代表。

知道母亲要回益阳,在宁乡的大妹和大妹夫也请了父亲忌辰这一天的假,原来和小妹商量安排的一次晚祭理所当然要变成早、中、晚三次了,纪念父亲,更多地是为了让母亲称心。

父亲忌辰的先天下午,小弟把母亲和儿子送上了株洲的火车,不到晚七点,我在益阳火车站接到了母亲和小侄儿。吃过晚饭后,母亲一定要回自己住的地方,下半年就要读一年级的小侄儿便站到了电脑前,这小精灵的游戏打得让我们一大家子就连几个姐姐哥哥们都自叹弗如的,这也是他无论如何要回益阳的最大诱惑,嘴上说着想公公了,还使得我这做伯伯的特地打电话给我母亲和小弟夫妇,让他们打消三天往返奔波高温中暑的顾虑。

晚十一点,听话的小侄儿下了游戏,我坐到电脑前,准备第二天正祭时要告慰父亲的祭文——维  甲午闰年,六月十六,不孝儿等,烧香秉烛,具三牲礼,呈酒饭茶,燃化纸钱,祭奠吾父,吊以此文:呜呼先考,辞世一年...写到这里,真的不知怎么写下去了,恍恍惚惚就进入了梦乡。

一大早,前往桃花仑菜市场,直奔徐家二嫂子那杀鸡的摊位,告知见到我母亲买了不少菜,赶紧电话联系,原来母亲六点以前就到了菜市场,不免责怪起她老人家来:昨晚说好了由我来买菜的,这鸡、鱼、肉的,多买了,吃起来就不新鲜了...

父亲早餐爱喝点酒,当年还在乡下的时候,每次到我这里来的时候,就着儿媳安排的荷包蛋面条和晚上的一些剩菜,总要喝上二两早酒,这早上的祭奠便安排了父亲下酒爱吃的花生米、盐鸭蛋和卤猪耳朵,点燃香烛纸钱,还是儿媳端上一碗面条来,我和父亲聊着:上个世纪,面条在我们乡下稀罕,还是宴席上的一道菜呢,您是一直爱吃的...

不到十点,大妹夫妇两个、小妹先后到了,鸡已经蒸好了,肉也煮熟了,准备烧鱼的时候,母亲告诉我们:从今往后的上坟,只有大年三十才要安排献牲礼,其他时间点香烛烧纸钱就行了,最多也就摆些果品之类的。

出发前往父亲墓地的时候,打开手机,红灯闪着,仔细看,原来和母亲一直在通话中,差不多三个小时,这也算是在父亲忌辰的日子里儿子与母亲的长聊了。

母亲不让我们现在为父亲买鲜艳的塑料花藤,这些都要留待明年的清明节置办,我便把一直供在父亲遗像前的一小瓶洋酒捎带上,在公墓门前买好纸钱香烛和父亲喜爱的炮竹,来到父亲墓前,打开酒瓶盖子,却忘了给父亲买些供品,他老人家也只能在香火缭绕中以母亲的哭诉下酒了。

午祭过后,坐到电脑前,准备完成晚上正祭的文章,小侄儿不离左右,反复问着,伯伯你的文章怎么这么难写呢?!知道小家伙心里惦记着游戏,酒意睡意也漫卷过来,醒来又有骑车前往城郊地母庙打水的任务,刚送到十多里外岳父母家中的时候,外出的妹妹们就电话催我尽快回家祭奠,打水到家已将近七点,这祭父的文章便只能留到父亲诞辰七十周年的时候了。

说起父亲七十诞辰,还是2011年,小妹一家和外甥女陪父母亲看过张家界后,儿女们都建议两老2012年去趟北京,父亲说自己去过几次,还瞻仰了毛主席,等2014年母亲七十岁的时候再一起去吧!没想到这成了父亲未了的遗愿,估计也是父亲说不过七十死不瞑目的原由,却让我们明白,儿女尽孝不是将来时,而是现在进行时。

今年父亲诞辰的祭奠过后,早就安排好了的由小妹陪母亲去北京过生日,母亲只比父亲小5天,却在准备出发的时候,可以说还算得上健步如飞的母亲突然脚痛起来,连下楼梯都有点困难,母亲说是父亲不同意她今年就去,外甥女工作的三医院骨科住院部的医生们也不赞成我们要给母亲打封闭针的提议,但一到北京下飞机,母亲就行走自如了,还跟着爬上了长城,回来后母亲总是念着是父亲保佑显灵的。

说父亲有灵,我倒是真有点认同,他老人家永别我们的日子,正是我们不知怎么还父亲许给家乡那芙蓉山上清安祖师六月十七日生日这天要前往这一愿望的前一天,也可能是父亲后半生所信奉的清安祖师显灵——在自己生日的前一天就把我父亲招去了!

再过几天,到了公历7月23日,也是父亲逝世一周年的日子,赶在这个日子前,断断续续写下这些没有多少条理的文字,用来纪念父亲逝世一周年,聊胜如无!

焚一瓣心香,奠一捧茶食,斟一杯清酒,呼一声亡父: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