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卷四55  

2015-11-25 22:36:06|  分类: 奋斗卷四【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天傍晚,方少凡才回家,没有上楼,先敲响了钟国钧家的门,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钧哥钧嫂子说,还打算在钧哥家吃晚饭,得痛痛快快地和钧哥喝一场酒。

开门看到刘守敬,方少凡喜出望外,行李一丢,鞋都顾不上换,两兄弟便紧紧地拥抱到了一起,听刘守敬说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几天,方少凡更是久久地拥着问开了。

松开拥抱落座,刘守敬和钟国钧告知的许振湘在桥南群英旅社嫖娼被抓这样的消息没有让方少凡有多大的兴奋,上了餐桌,三兄弟碰杯喝酒,方少凡便说起这周去桃花源的事情来。

上周日,方少凡两口子帮姑爷姑妈搬家后,听了江海英的劝,反正叶书达也说了多休几天没有关系的,所以就在易文斌的新家吃过晚饭,星期一才去的桃花源。李叶蓝星期天带着男朋友第一次来看父亲,等着介绍给以为会在星期天回桃花源的妹妹认识,只得又在电话里请了周二上午的假。三连襟首次见面就感到特别亲切,到了酒桌上,更是无话不说,算是说动了方少凡调往桃花源工作的心。周二上午,送李叶蓝和她男朋友上了去省城的车后,李叶红赶紧趁热打铁,陪着方少凡到桃花源纺织印染总厂找到厂长书记,落实好了方少凡调动的事情。吃过中饭,方少凡准备回湘中时,被大姐夫袁山海拉住,便打电话到湘中跟叶书达请了本周的假,反正准备调离布衣总厂,也就不去多想技改办担负的那些工作了。星期三,方少凡带着女儿,和李叶红一家三口,去了袁山海在张家界的父母家里。在张家界看过黄龙洞、宝峰湖、黄狮寨、天子山等景点后,星期天上午,方少凡才一个人回到桃花源纺织印染总厂,和岳母一起吃过中饭,再送饭到医院,看过岳父,听过李叶青的叮咛,回到湘中来了。

空气在方少凡低沉的声音里仿佛慢慢地凝固了似地,方少凡说完后,谁都没有发言,钟国钧和刘守敬放下了酒杯,就连小不点也拉着母亲的手安安静静地注视着方少凡。

时间在这沉默的氛围里好像被拉长了许多许多,接着还是方少凡忍不住先发问:“你们怎么都不说话?萧老师,你不是说能够调走是大好事吗?守敬,在龙摆尾上,你不是劝我要听叶青的吗?”

刘守敬端起酒杯来,抿了一口,长叹一声,好一阵才接着说:“少凡哥!我来布衣总厂这几天,尽管都是住在钧哥家里,到了地区公安处治安支队的那晚,他们还派专车把我送到了钧哥家,也见了不少布衣厂的人,江主席,刘厂长,袁民英的老公,办公室杨主任,还有好些人,晏春来今天中午还把我拉到他家里吃了饭,听了不少说你好的,也有一些说你不好的,在钧哥钧嫂子家好几次讨论你的去留,我赞成钧哥的想法,你最好不要调离布衣总厂这个地方,但你已经决定了去桃花源,我就不好说了。”

“钧哥,那天晚上,当着叶青的面,你不是说过不劝少凡调走也不劝少凡留下吗?”

“此一时彼一时呢!许振湘不是被抓了吗?宋昭才他们几个要不是想方设法地第二天下午把许振湘保出来的话,还不知要供出多少内情来,尽管封了治安支队那些口供笔录,但刘老师是听说了的,许振湘在西山养病期间,至少到这楼上来住过两次两个晚上,应该包括我冤枉你的那天晚上,却没有被我们发觉,是不是有点神秘呢?我们可以分析到,许振湘有不少时间在湘中活动,这难道不是宋昭才一手策划安排的吗?”

“钧哥!守敬!无论许振湘怎么供说,无论“双才子”坏到什么程度,都洗不清白强加给我的与宋丽英通奸这个污名,就不说这些了,说说守敬你的事情,等了我几天,是知道了在南山县城搜捕孙悦成这事后特意来找我的吧?!”

“少凡哥啊!钧哥说我们两兄弟还真不是一般的兄弟,你回南山,就发现了我的杀父仇人,还参与了三天三夜的抓捕;我到湘中,就发现了陷害你的许振湘嫖娼,还让公安机关抓到了现场。我在这里等你几天,是要问你负责的那个抓捕小组的详细情况,听到钧哥萧老师说你去桃花源这么久,肯定在办调动手续,更是希望能够一起劝说你留在布衣总厂,你还是先听钧哥说吧?!”

“不要说了,我已经答应了叶青一家人,你们能够想象我女儿当时是怎样的兴高采烈,我也拿到了桃花源纺织印染总厂的商调函,厂长把我带到书记办公室一起接见的我,说了我受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根本就影响不到行政职务的安排,还将和湘中给予这个党纪处分的党组织及时搞好沟通联系的。”

“少凡呀!你去桃花源那边,是要重新打拼的呢,不容易啊!哪里像在布衣,我听刘老师说的,那个办公室主任,不是宋厂长的儿媳吗?都是这么说的,在布衣总厂,她心目中的好厂长,一是易厂长,二就是你了,说明你在这个厂的地位很不一般了!”一直听着的萧老师发言了。

“萧老师,这些都是过去时了,如果不是我岳父人事不知地住在医院里,唉!别说这些啦!守敬,你是从龙摆尾直接到湘中来的吗?搜捕的事情都过去二十多天了,你是什么时候才晓得的?”

在方少凡的一再追问下,刘守敬才缓缓地说出怎样过的搜寻杀父仇人的这些日子,再慢慢地追忆起父亲被害以来的那些事情,在座的就连小不点都潸然泪下,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场景,便是用血泪熬着的……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