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卷四57  

2015-12-09 22:58:12|  分类: 奋斗卷四【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少凡推门走进大会议室,叶书达马上就停止了发言,满屋子的人投来五花八门的目光,方少凡没有言语,走到边上后排靠角落的空位子处落座,静待叶书达继续发言。

“八点上班,到现在你才来,大家看看都什么时候了?太不像话了,都像你这样目无组织纪律,工作怎么开展?厂子还搞得下去吗?”这样的话,肖谐才当书记的该说。

“是我的错,该检讨,还是不影响会议进行吧?听叶厂长继续讲!”方少凡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来打了个拱手说着。

好一阵,叶书达才耸肩摊手开口说话:“听我讲吗?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啊!”

“方少凡,我看你现在就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难道不你记得了?你是背着留党察看两年处分的,这样表现,你是打算被开除出党吗?”肖谐才紧接着叶书达说,还越说越气愤起来。

“肖书记!你看我?这叫玩世不恭吗?这样的表现够得上开除党籍吗?我也看你,擤过鼻涕做大人,好!做起大人就想要威胁我是吗?”方少凡说着,自然而然地站了起来,把手一摊望着肖谐才。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些,继续开会,刚才大家听了老叶比较详尽地介绍了长麻纺技改方案,叶厂长是纺织专家行家,这个初步方案也花了他不少的心血,现在大家讨论发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这个方案搞得更加完美些。”宋昭才的话说到了关键时刻。

仅仅只有短时间的静默,袁明清就第一个发言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个一直在纺纱分厂前纺车间担任工会主席的人,即使在纺纱分厂召开的会议上,从来就没有主动发过言,被点到名的时候,也是一句我没有意见之类的话,今天开的是长麻纺技术改造会,方少凡认为,这讨论发言的第一个怎么也轮不到他袁明清。

坐在旁边的附到耳边小声告诉方少凡,长麻纺新成立了党总支,袁明清当了总支书记。离开仅仅一个星期,布衣总厂还真是有了不小的变化,好像黄瑞香也在座了,十有八九是当上了人事劳资科的科长。从袁明清的发言里,方少凡没有听到长麻纺技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技改,那些吹捧叶书达英明伟大之类的话,还让方少凡直起鸡皮疙瘩。

方少凡静静地听着每一个人的发言,不说自己当过几年厂级领导,还当了几个月的厂长,在位时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大屋子的干部,原来还真有不少很会溜须拍马的,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说着重复的话,拍得宋昭才、肖谐才、叶书达笑逐颜开的,只有严巩基、高丽虹、钟国钧几个人的发言提出了一些问题,叶书达都是应答如流的,会场里还不时响起有点热烈的掌声。

墙上的挂钟快要指向十二点了,发言还没有结束,会场内交头接耳的不少,宋昭才站了起来,用摊开向前的双手向下压了压,会场安静下来后,宋昭才才开始作总结式发言:“快要吃中饭了,我看大家也提不出什么新的不同的意见了,就这样吧!我们将在已经初步形成的向职工代表大会的报告中增加大家提出的修改意见,这报告题目就叫《全力推进万锭麻纺建设,打造一流大型麻纺企业》,尽快争取在本周三或者周四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大会通过这个报告后,马上向上级有关部门报批,现在也就不用举手表决了,大家先来个鼓掌通过吧!”

就在宋昭才举起双手准备带头鼓掌、不少人先后起立准备跟着鼓掌的时候,依然坐着的方少凡举起左手大声喊道:“等等!我要发个言!”

在已经先后站起的肖谐才、叶书达、许振湘这几个厂级领导和袁明清、周秋良、青志英、黄瑞香这些个车间部门负责人的面面相觑中,宋昭才依然还是站着说话:“方少凡同志,尽管这次会议纠正了长麻纺技改项目开始以来的重大过失,但不是针对你一个人的,希望你不要带个人情绪,要站在开创布衣总厂新局面新时代的高度来看问题,这也快到吃饭的时间了,再多讲就误了大家的中餐,如果没有新的意见的话,你就不要发言了吧?!”

“方少凡同志有话要说,何况他现在还是技改办主管工作的副主任,这决定布衣总厂开创新局面新时代的大事,难道不比按时吃饭更重要吗?!”坐在对面一直注视着方少凡的钟国钧站起来说话了。

“好!方副主任,重复的话就不要讲不要问了,你说吧!大家先坐下!”

宋昭才示意坐下,方少凡却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说话:“我只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问叶书达常务副厂长的,现在最好的三十二英支纯棉纱也就万把块钱一吨吧?!你对质量一直过不了关的比三十二英支要粗不少的二十四公支纯麻纱能够买过三万,将达四万块钱一吨,是怎么看的?!”

“这么简单的问题,用得着我来回答吗?!市场需求决定的都不知道,好笑!”叶书达的话脱口而出。

“这样的市场需求能够维持多久?明年还能维持吗?现在八月就要过完了,马上铺开长麻纺一万锭技改,明年能够投产吗?”

“我分析认为,这样的市场将会维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供不应求啊!说不定明年纯麻纱还要涨价呢!”叶书达这话说得有些沾沾自喜。

“明年会涨价是谁的权威论证?供不应求是真实的市场需求吗?我们纺了那么多的麻纱麻棉纱,但整个布衣厂有几个穿麻制品的?再看看你们打交道的能够上档次的人,又有几个穿麻制品的?”

“穿麻制品难道还需要上档次吗?”叶书达质问起来。

“消费没有上档次的人穿得起麻制品吗?仅麻纱就比棉纱贵了三四倍,何况麻纱的织布印染后整理成本更高,出棉制品的价钱,能够买得到麻制品吗?”

“麻制品广大的市场不在国内,而是在欧洲美国!你这是鼠目寸光!”

“好!就算我是鼠目寸光!我的第二个问题要问在座的各位,我先给大家提个醒,当时上长麻纺技改项目,易厂长是反对的,时间关系,我就不多说了,民主集中制吧!到现在,长麻纺的两大问题还一直没有解决,一是设计规模五千六百锭,一期工程还只完成了三千二百锭;二是很多人都明白,我们的精梳过不了关,原因很多,影响到已经安装的八台细纱机停停打打,最多也就开出了五台!我们为什么不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却好大喜功地要打造一个什么一流大型麻纺企业呢?!”方少凡说完,弯腰拿起茶杯,仰头喝干了杯中的剩水。

“方少凡!你太放肆了!什么是好大喜功?这是经过厂务会多次研究讨论过的,你不要以为当了几天厂长,就不知天高地厚了?!”肖谐才冲着方少凡咆哮起来。

方少凡没有回应,会议室的气氛紧张起来,坐在前排侧面的江海英望着正中央坐着的宋昭才,提醒道:“宋厂长!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我建议,是不是暂时休会,先吃饭,下午上班后接着开。”

“大家都去食堂吃饭,吃过中饭就接着开会。”叶书达发话了。

“按老叶说的,吃食堂,大家都去小食堂,集体开工作餐,这样可以抓紧时间,半个小时后准时开会,现在散会!”

宋昭才一宣布散会,大家鱼贯而出,杨柳青最后关门的时候,看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方少凡,问道:“不去吃饭吗?要关门啦!方厂长,快走吧?”

“我不饿,你就把门带关,最好锁上,让我一个人在这里休息一下!”

杨柳青锁了会议室的门,往食堂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