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平凡的岁月》之《奋斗》卷四 29  

2015-04-09 07:19:56|  分类: 奋斗卷四【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叶青尽管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方少凡的事情,当李叶青准备离开龙摆尾的时候,方命生夫妇说什么都要跟着一起到湘中来,大家都知道不但无济于事,而且还会增加一些麻烦,但怎么劝也劝不住。高丽平参谋让李叶青说将直接回到桃花源,方命生便提出要跟着去看住院的亲家。是方锦堂单独和方命生夫妇说了直话,方命生才勉强同意只把儿媳和孙女送到龙岗。直到李叶青母女俩坐上前往湘中的班车开出了很远很远,方命生一直还在痴痴地遥望着。

在车上,李叶青内心激烈斗争着:到湘中下车后回家,想尽一切办法见到方少凡,问清楚发生的一切,这样说不定要十天半个月时间;马上转车前往桃花源,离开时父亲是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现在不知是一个什么样子,父亲又是那样地痛爱自己,不是自己也大病一场的话,早就守候在父亲身边了……

傍晚时分,李叶青背着提着大包小包,牵着女儿,径直来到了父亲住院的地方,父亲依然没有苏醒过来,母亲在病房里守护着,母女俩相拥哭诉,知道姑姑下午赶回湘中去了,姑爷有了消息,马上就会出来,不但没有问题,听说还将出任地区纺织局的局长,这让李叶青多了一份能够尽快见到方少凡的希望。

尽管李承静入院以来一直不吃不喝的,但一家人都希望在他醒过来的时候,能够第一眼就看到亲人,第一声听到的是亲人的呼唤。李承平在的时候,三个人可以从容地护理一个病人和照看一个孩子,中午时分李承平来医院和告别后,叶梦梅一直在愁着,该怎样安排这一切呢?

做娘的还来不及多问李叶青的情况,李叶红抱着儿子送饭到医院来了,中饭是回湘中姑姑带过来的,晚饭就只能李叶红自己做了送过来,而且也得给父亲准备一小份,父亲随时都会醒过来的,这是一家子的信念。

听到李叶青叫姐,李叶红没有答应,进了病房,走向父亲床边,把大小两个保温桶放到了床头柜上,也没有把儿子交给想要接过去的母亲抱,过了好一阵,才低声说道:“回来啦!”

李叶青知道,姐是在责怪自己,便背过脸去,经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听到妈妈的哭声,一直还在流泪的小红叶子便嚎啕大哭起来。

李叶红赶紧把儿子交给母亲,抱起地上的小红叶子,连声说着:“女儿乖!女儿不哭!”把自己也说得抽泣起来。

“叶红!你妹妹有你妹妹的难处,妈妈懂得的!叶青,你也别哭了,你姐姐是担心你,为你操心,你一走这么久,在湘中,也要打个电话给我们,报个平安什么的,何况你父亲还躺在医院里?都别哭了!叶子不哭!你哭,等下弟弟也会哭的!”

李叶青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坐到父亲的床头,望着氧气面罩下的父亲,低声说道:“爸!是女儿不孝!辜负了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宠爱!妈,姐,我离开这还不到一个月的遭遇,我不知怎么说,本来不打算在这里说的,姐怪我,我就从头说起吧!”

静静地听着李叶青的诉说,李叶红抱着小红叶子,慢慢地走到妹妹身边,当李叶青说到昏死在老龙口车站旅社的时候,李叶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在弯腰放下小红叶子的同时,紧紧地拥住了李叶青,喃喃地念着:青青受苦了!青青受委屈了!

叶梦梅听得伤心抹泪的,也发出了满腔的怨气:“你说这凡伢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道德品质败坏,生活作风放荡,我们一家人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我家叶青这么远地跑去跟着他,他不珍惜,还这样连累我的宝贝女儿,真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姐姐!没事了,这都过去了。妈妈!事情还没有搞清楚,您就不要气成这样,我相信凡夫,他不是这样的人!”李叶青安慰着两个亲人。

“青妹子,你心肠好,受了这么多苦,还在替你凡夫说话着想,人都是会变的,你又没有在他身边,男人很多是经不起诱惑的,说变就变了!这不?人都关起来了,难道组织会冤枉一个好人吗?”

“妈妈!我也相信少凡不会变成那样的人,您不是常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凭爸爸和我对少凡的了解,他是一个很忠诚的人,这点是改不了的,湘中的事情现在真的说不清,您说组织不冤枉好人,那姑爷不就被冤枉关了八九个月吗?哦!还要告诉你们,姑姑走后,海英又来了电话,姑爷已经回家了。”

“你们姑爷被冤枉了,那是肯定的,要不怎么会一出来就安排当纺织局局长呢?但连累到了你们的爸爸,如果像湘雅教授说的那样,真成了植物人,还不知找谁去算账!凡伢子不是经济问题,这男女作风问题说不清的,何况那个叫宋丽英的还丧失了记忆的,说句丑话,这是黄泥巴掉到了裤裆里,唉!”

“妈妈!爸爸在广州的事主要怪我,没有把住关,也是要照顾叶蓝和那个肖谐才做生意的面子,父亲去吃饭喝酒自然就没有设防,更没有想到叶书达会去湘中布衣总厂当副厂长,其实影响的只是选不上副市长,这摔成植物人不是直接的后果。少凡的事情也一定会慢慢地搞清楚的,我们还是先听叶青接着说吧。”李叶红只得担起父亲去年那餐吃喝的责任,更关心着刚刚说到送进了老龙口医院的妹妹。

听着李叶青住院和回到龙摆尾的情况,知道了大家一定要让李叶青痊愈后才离开龙摆尾,知道了方命生说什么都要来桃花源看望,叶梦梅宽心了许多。当李叶红问到小红叶子还没有吃中饭的时候,叶梦梅赶紧从床头柜上拿起那个大保温桶,边打开边递到了李叶青的手中……

夜深了,送母亲、姐姐、女儿和侄儿坐上到桃花源纺织印染总厂的公交车后,李叶青返回到父亲的病房,在这可以说是一人独处的宁静夜晚,许许多多的事情,许许多多没有也不能与妈妈和姐姐说的事情,特别是与龚晟发生的那些事情,就如同拍打沙滩的浪花般,一遍又一遍地漫过李叶青的心田脑海,直到伏在父亲的床边进入梦乡。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