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卷四65  

2016-01-04 06:59:17|  分类: 奋斗卷四【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叶青调走后,由江海英出面安排,方少凡搬进了集体宿舍原来住过的那间房子,一个人独住,结婚时购置的三门柜、高低柜、书桌等还是按原来的位置摆放着,房、物依旧,时过境迁。

自从下放到长麻纺分厂厂部上班,党总支书记袁明清尽管使劲拍着这届厂领导特别是叶书达的马屁,但对当年前纺车间的直接领导还是不敢过于怠慢,不到一个月,也许是让袁明清感到天天这么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自在,又把方少凡下放到了梳理车间,说起来名正言顺,长麻纺质量攻关的关键就在精梳。

按时上下班,食堂吃三餐,回家门一关,万事都不探。方少凡的日子就如同易大为归纳的这四句话一样过着,下班在食堂吃过晚饭,回到集体宿舍进屋关门后,夜晚就是属于《龙抬头·龙摆尾》的,只是到了星期六下午,一般都会请半天假去桃花源,星期天晚上再回到布衣总厂。

冬季到了,寒风吹短了白日,又是一个星期天,方少凡像往常一样,从桃花源回到布衣总厂,蒙蒙细雨里的暮色更浓了,下了二路公交车,打起飞脚就往厂里跑,被在这里等候了一个多小时的晏春来喊住,挽着一起进了鸳鸯家属区。

开门进屋,餐桌上煮着的火锅热气腾腾。杜绢花喂过了儿子,迎方少凡入座,晏春来倒酒,方少凡笑着问道:“今晚肯定不只是喊我来喝酒吧?有什么事情进了屋就好说了,好事坏事我都无所谓,你们先说,说过了,咱们再喝,饭菜安排得这么隆重,看样子又会一醉方休的。”

“少凡哥,你放心,没有你的什么坏事,只是我看不出宋昭才和叶书达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星期一就想找你说的,星期六下午你又去了桃花源,如果这件事情你不参与的话,根本就不关你的事,来,我们喝酒,我敬你,是先干为敬?还是来一大口呢?”

“那就不急,慢慢喝,坐下说,有什么事情呢?别卖关子了!”方少凡边说边拉晏春来坐下,嘴上说的是好事坏事都无所谓,其实还是关心着布衣总厂的大事小事。

晏春来喝过一大口酒后,说起了好几次想要跟方少凡说的事情来:“是这样的,这个星期一上班,宋昭才就把我和刘厂长两个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提出要把脱胶车间从机电分厂抽出来进行承包,让我们好好考虑一下,星期六下午开了厂务会,确定面向社会招聘脱胶车间承包者,下周一周的时间报名,报名者同时提交各自的承包方案,这么大的事情,我当然要先和你商量合计一下。”

“春来,这还真是一件大事了,脱胶承包,仓库里现在至少有六千吨苎麻吧?说不定还有七千吨!怎样承包呢?应该是吨精干麻加工费承包吧?制成率定一个什么样的指标呢?质量检测必须严格把关才行哟!”方少凡放下酒杯自问自答的。

“一提起脱胶承包的事情,你就想到说到这么多,要不下周你也报个名,反正你现在是无官一身轻的,六七千吨苎麻,千万莫让社会上来的人打起了歪主意!”晏春来说出找方少凡商量的本意来。

“方厂长,我听春来说过后,还真有点不明白,脱胶车间搞承包,面向全厂就行了,为什么要面向社会呢?春来和我都猜测,十有八九是叶书达他们几个想搞什么鬼!你说是不是?”杜绢花喝得脸上起了红晕,不见外地说出夫妻两个心中的疑惑来。

“承包是现在的时髦,到处都在搞,叶书达呢,还真是一个爱搞鬼的人,春来,你听他在厂务会上怎么说的?”

“他叶书达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话多的只有肖谐才,国际国内的,政治经济的,都跟脱胶车间的承包扯上了。”

“这几个月下来,我就发现,叶书达比布衣双才子更要老奸巨猾,不知少凡哥你有这样的感觉没有?!春来,别只顾自己喝,给少凡哥倒酒啊!”

“老婆说得对,现在看来,不少事情都是叶书达的鬼主意,这几天,那个易志花天天跑到厂里来了,这脱胶承包估计和她扯上了什么关系?!”晏春来边说边给方少凡满上。

“下周脱胶承包的事情一公布,看有哪些报名的人就知道了,少凡哥,如果你报名,承包了脱胶车间,我家春来就不当这个纺纱分厂的代理厂长了,跟你一起干。”

“脱胶车间的主任副主任好几个都具备出面承包的条件,这两年分配来的那两个麻纺专业的大学生在脱胶也干得不错,我对脱胶仅仅只是略知皮毛,春来,你难道还不想在纺纱分厂干下去了吗?”

“春来他早就不想干了,你也知道的,那个青志英,盯着代理厂长的这个位子,如果不当纺纱分厂厂长,就会和易冬林离婚跟许振湘再婚的,现在又跟叶书达眉来眼去起来,估计他们之间有了什么阴谋。”

“少凡哥,说实在的,自从长麻纺那次你参加的技改会议后,我就不想再继续代理这个分厂厂长了,听内部消息说,他们几个厂务会核心层研究讨论,假如青志英不跟许振湘结婚,就可以提拔她来当这个纺纱分厂的厂长,肖谐才和叶书达都提出夫妻两个都是厂务会成员有些不妥的,这不,现在青志英就经常泡到叶书达办公室去了,叶书达也是每天有事没事的总要到后纺车间来看看,自然是青志英放弃了跟许振湘结婚,当起许振湘和叶书达的公共情人来,也就可以如愿以偿地当这纺纱分厂的厂长了。”

“春来好多次跟我说要辞职,我一直不让他辞,别好死了他们几个,要免去我们家春来的代理厂长,也得给一个像模像样的说法才行,就得让他们伤伤脑筋,哼!”杜绢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接着说开了:“这次春来又准备报名去承包脱胶分厂,我更加反对,不说没有在脱胶车间干过,只要报名,就给了他们免去代理厂长的机会,还不知道他们玩什么花样,社会上会有些什么人参与进来,这是一件扁担冒扎两头失塌的事情。”

晏春来先后给方少凡和妻子倒上酒,笑着说:“就你考虑的问题多!”

“我是你老婆,当然要给你把好关,莫被他们这些搞鬼的带进了笼子。如果少凡哥报名承包脱胶成功了,你再辞职不迟,跟着少凡哥干,我绝不反对。”

“听你们夫妻俩说了这么多,说实在的,我们都不具备承包脱胶的条件,还是让那些熟悉脱胶的人去搞吧!春来你就安安心心在纺纱分厂呆着,尽管没有正式任命你,想要免去你的代理厂长也有点难度,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我现在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写一部报告文学或者是小说上,在脱胶承包这件事情上,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少凡哥!我也考虑过,如果只面向本厂,自然是脱胶车间的人出面承包,我们都放得心,既然是面向社会,易志花这些人就很有可能来承包,你不出面,我不出面,后果将不堪设想!”

“你说得也是,当年兴湘纱厂春节投产的时候,易志花搞的那些煤炭,根本就烧不起锅炉的压力来,她现在又跟着叶书达到了湘中,说不定就是她和叶书达打起了仓库里这六七千吨苎麻的歪主意。”方少凡猛喝一大口酒,思绪有又回到了一九八四年那个春节……

就在这个夜晚,围绕下周就要展开的脱胶车间承包,三个人各抒己见,也初步商定了一个针对易志花的预案,酒足饭饱的时候,雨倾盆而下,晏春来夫妇热情挽留,方少凡也就如同在自己家中一样了……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