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卷四68  

2016-04-12 21:09:53|  分类: 奋斗卷四【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易小可结婚的前一天,李叶青带着女儿回到湘中,已经从海南部队调到桃花源军分区继续服役的袁山海也陪同来了。

为了支持妻子李叶红的工作,袁山海想了不少办法,做好了退伍转业回桃花源的准备,部队首长对这个心爱的干才期望的将才坚决要离开海南军营深表可惜,在发过无数次脾气后,最后还是亲自出面,把袁山海调到桃花源军分区继续穿军装。

仅仅是在医院护理父亲的那个噩梦惊醒的早上,李叶红一眼看到身边的丈夫,提了退伍转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袁山海调回桃花源军分区工作,不但给了李叶红极大的惊喜,走进岳父母家的时候,叶梦梅还高兴得拥着大女婿哭了起来。袁山海这次就是岳母全权委派来湘中祝贺易文斌李承平女儿出嫁的,李叶红也悄悄地吩咐了不少的事情,特别是要多了解方少凡的工作生活。方少凡半个多月没有回桃花源了,打了两个电话也是三言两语就挂了,连袁山海调回桃花源的事情都来不及告诉他,曾经那么开朗大方的方少凡怎么就渐行渐远了呢?

方少凡知道妻子会带着女儿提前一天回湘中布衣总厂,代表李家一大家子来祝贺易小可新婚,上午忙完车间的事情就赶紧回了家,再到二路车下车的地方迎接,没有想到袁山海也来了,更没有想到袁山海调到桃花源军分区工作了,心中敬意和歉意交织,一路说的都是袁山海的事情。

李叶青牵着女儿头一次走进他们结婚时居住过的集体宿舍,不免泪眼汪汪的,看过厨房里的物品,准备去菜市场买菜。方少凡提出到小食堂或者外面饭店随便吃点,这房子自从搬进来还没有做过饭,李叶青不依。方少凡跟着准备出门,被李叶青拦住,让他在家陪姐夫和女儿。

袁山海说着不用,轻推方少凡到了门外,再进屋时,方红叶已经爬上了爸爸的书桌,把桌面上弄得乱七八糟,袁山海赶紧抱起小红叶整理弄乱的书本资料,看到方少凡正在构思创作的《龙抬头·龙摆尾》,翻着翻着,就被吸引住了。

方少凡李叶青买菜回来,喊过姐夫,进厨房忙开了,女儿在厨房和卧室间来来往往,屋内弥漫着久违的亲切感和饭菜香。

一直没有听到袁山海说话,李叶青咬着方少凡的耳朵根轻声问道:“凡夫!你桌子上有什么东西迷住了姐夫?不是情书什么的吧?”

“看你想到哪里去了,谁会给我写情书呢?一个潦倒落魄的人。青青!这一个多月来,我反思这些年的作为,总认为自己强大,原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喜欢你的人多着呢!我知道,脱胶承包竞聘没有成功,你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件事情,说不定这承包的背后还有不可告人的东西,可能慢慢就会看出来的,你也不要自己看不起自己,既然选择留下,就只能面对这一切,还要勇敢些!”

“青青!姐夫调回桃花源,这件事情让我惭愧不已,在你们那个大家庭需要一个男人撑起的时候,我没有尽到做女婿、丈夫、父亲的责任!”

“凡夫!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别放在心上;妈妈说的那些话,你也别介意;反正现在姐夫回来了,一切都好了,你就安安心心在湘中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说实在的,我现在迷茫得很,还真不知进退,脱胶车间承包没有竞聘上的阴影总在心头挥之不去,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还影响到了好几个人。”

两口子正说话间,袁山海牵着小红叶走进了厨房,笑呵呵地说道:“少凡,我很是认真地看了你《龙抬头·龙摆尾》的创作构思,你准备写改革开放二三十年的事情,现在还只过了十多年,这是一件很不简单的事情。我也粗略地翻了翻你已经铺排开来的故事情节,还算是吸引人的。这可是一个大工程,对于你这样一个学理工科的人来说,难度肯定是不小的。”

“让姐夫见笑了!出了看守所,回到龙摆尾,冥冥之中好像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念什么的驱使着我,我也就不自量力地开始写这些东西了,对我这个文学的门外汉来说,现在除了写,更多的是学,不说要从头开始学那些文学理论,连遣词造句都得学,我现在就是从湖南出版社那本《新编汉语词典》开始学起的。”

“姐夫只有钦佩的,哪里敢见笑,我看了你写的,是写小说,又有点像报告文学,故事的文学表达似乎还不那么到位,有的用词也略显生硬,少凡,你这创作可是任重道远哟!”袁山海当兵的性格尽显,有什么就说什么。

“这也是我想到要写改革开放二三十年的原因,用一二十年来写这部书,边写边学,先写初稿,然后是修改稿,最后完成定稿。”

“叶青!你丈夫是当过这么大一个工厂厂长的人,能够这么快转变角色,还有如此大的决心,姐夫佩服。少凡,姐夫相信你,你一定会成功的。”

“大爸爸!我爸爸现在是什么角色呀?”一直眼睛忽闪忽闪盯着大爸爸和爸爸妈妈的方红叶说话了。

“小红叶,你爸爸在做梦,想当作家啦!”李叶青正把锅里的紫菜鸡蛋汤倒进汤碗里,望着女儿笑着说道。

“爸爸!你白天都做梦啊?什么是作家呀?”方红叶跑进厨房拉着方少凡的手不停地问了起来。

“吃饭啦!吃饭啦!凡夫!快摆桌子,哦!家里的瓶装酒还有吗?”李叶青便说边端菜出厨房。

“还有几瓶,上次姑爷搬家,给我的那瓶茅台就没有喝掉。”方少凡拉着女儿,先出了厨房,移开沙发前的茶几,从墙角处搬来折叠桌摆好,蹲到书柜下面找酒。

“看样子,这段时间,家里没有做过饭,倒是喝过酒,好像搬家前家里有两箱雪峰山大曲的,喝了多少?”李叶青把手中的菜放上桌,走到方少凡背后问道。

方少凡起身,撞了李叶青一个满怀,提着那瓶茅台酒,笑着说道:“都喝完了,只留得几瓶好酒啦!现在我喝谷酒,你看,那五公斤的塑料壶子里面装的就是。”

“一个人喝?”李叶青上下打量着丈夫问道。

“当然是一个人喝!家里又没有开伙,怎么会喊朋友兄弟来喝酒?”

“中午?晚餐?从食堂买了饭菜回家喝酒?”

“不是中餐晚餐喝的,到了晚上十点十一点,喝点酒,再到凌晨一点两点睡,思路睡眠都好!”

“这也算是宵夜了,少凡!不喝这酒,喝谷酒,我来品品味道如何?”袁山海边从方少凡手中接过茅台酒放进书柜下面边说道。

“姐夫!你这是第一次到我家,那就得喝家里最好的酒。”方少凡边说边弯腰又捡出那瓶茅台酒来。

“姐夫!听凡夫的,喝好酒,只是菜不好。”

“叶青!你就客气了,有鱼有肉,有汤有小菜,还有下酒的卤菜、花生米,够好的啦!我是想尝尝少凡喝的是不是真谷酒,千万不能喝那些工业酒精掺兑的!”

“姐夫尽管放心,这是我们车间的同事家里自制的谷酒。”方少凡边说边拉着袁山海上桌。

“好!姐夫已经放心啦!我们中午少喝一点,晚上要去姑爷姑妈家,得留点酒量陪姑爷,听说姑爷是海量。”

“这酒多喝都没有,就这一瓶,还是姑爷搬家那天硬塞到我包里的。”李叶青笑眯眯地望着两个男人说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我们慢慢地品这茅台,听少凡讲《龙抬头·龙摆尾》的故事,叶青!你也喝一点,再拿个酒杯来!”

李叶青又走进厨房拿来一个酒杯,方少凡倒上酒,坐在爸爸妈妈中间的方红叶,舔到妈妈面前的酒杯里,连连吐着舌头摇着小脑袋说不好喝,把三个人都逗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