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卷四74  

2016-09-10 23:38:34|  分类: 奋斗卷四【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肖谐才、宋昭才先后对布衣总厂九十年代第一个党委会内容的保密要求声色俱厉,但不出两天,因脱胶承包而引发的前前后后、大大小小、许许多多的事情便在布衣总厂传得沸沸扬扬,稍微关心一点工厂形势的干部职工都知道,不止一个人向中央、省和地区三级纪委匿名举报了布衣总厂的问题。

布衣总厂脱胶承包刚结束,地区纪委就收到了匿名举报信,举报叶书达和易志花这对狗男女,通过收买宋昭才和肖谐才,用假开标的方式,轻而易举取得了布衣总厂脱胶车间的承包资格;承包合同的签字者易神保,只是易志花和叶书达的替身而已;信中除了详细披露如何假开标外,还写了不少易志花和叶书达淫乱的事情。看过这封举报信,纪委副书记曹奇强没有像往常一样沉住气,第一时间就向地委书记孙鑫福做了汇报。

元旦节前,省纪委派一位副书记带着一个相关处室的负责人到了湘中,特地来找马上就要退出领导岗位的地区纪委王书记,然后在老王书记的陪同下见了地委书记孙鑫福,向孙鑫福通报了省纪委收到的一些举报信的大致内容,除了举报布衣总厂假开标的脱胶承包外,主要是举报地区纪委副书记曹奇强多年来特别是在布衣总厂大肆搞权钱、权色交易,与叶书达为得到布衣总厂厂长竞聘资格而主动送上的姘头易志花淫乱,新近又与报名参与布衣总厂脱胶承包的青志英勾搭成奸。

更让孙鑫福不安的是,省纪委已接到中共中央纪委通知,有举报湘中个别领导涉及到布衣总厂贪腐问题的,尽管省纪委的这位副书记没有明说,历经官场这么多年的孙鑫福明白,举报到中央的十有八九有自己的份,快过元旦节了,省纪委还要派副书记带人来湘中,那就是敲山震虎。

送走纪委的人,孙鑫福马上通知曹奇强到自己的办公室来,详细询问了布衣总厂自易文斌被纪委关押以来的事情。元旦休息两天,回到省城的孙鑫福一天也没有闲着,先后与几个省委常委和省纪委几个副书记联络了感情。节后上班的第一时间,孙鑫福就让曹奇强在自己的办公室等着,商量好下午召集纪委、经委、纺织局和布衣总厂等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开会的相关事项,主要是要做好迎接省纪委督查的各种准备。

下午的会议结束后,孙鑫福留下宋昭才和肖谐才两人面授机宜,要以稳定压倒一切的特殊手段,尽快查清是哪些人告的状,背后有一些什么力量支持,想方设法消除一切负面因素,在关键的时候,就得杀一儆百!

按照孙鑫福的指示,宋昭才、肖谐才与开除党籍的叶书达三个人开过小会后,接着召开布衣总厂党委会。由肖谐才作引导性的主要发言,对告状者举报的脱胶承包假开标定性为莫须有的虚构,是为了煽动干部职工搞乱人心,达到破坏布衣总厂改革大好形势和好不容易取得的稳定局面;对举报的布衣总厂及地区纪委有关领导的权钱、权色交易定性为诬陷诽谤,将启动公安调查,并诉诸于司法途径追究法律责任;分析并认定布衣总厂告状的就是方少凡和晏春来两个;为了落实地委书记的指示,肖谐才提议,厂党委会要做出撤销晏春来纺纱分厂副厂长兼代理厂长职务的决定。宋昭才作过长篇大论色厉内荏的补充说明后,撤销晏春来职务的提议遭到了江海英和刘文钊的坚决反对,随后江海英和刘文钊又联手否决了肖谐才提出的以无记名投票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来通过撤销晏春来职务的决定,党委会开到深夜不得不结束还是没有达到目的,当然要严格保密。

尽管宋昭才、肖谐才和叶书达三个根本就没有把党委会放在眼里,但上了党委会没有通过的事情,一时半会还不能硬来,晏春来的职务没有撤销。党委会内容泄密,不仅仅是晏春来职务的撤销,更多的是布衣总厂的权钱、权色交易,三个人关起门来开小会分析,泄密的最大嫌疑对象就是江海英,但碍于江长春的面子,硬碰硬当面质问不行,只能设一个圈套让江海英去钻。

宋昭才分别与江海英、刘文钊等厂党委成员谈话后,在接下来召开的厂党委会上,宋昭才作过含沙射影的发言,肖谐才把泄密党委会内容的矛头直接刘文钊,柿子就捡软的捏。

肖谐才开口不久,刘文钊就针锋相对起来,先是以肖谐才说过的莫须有的虚构反击肖谐才的指责,宋昭才示意刘文钊让肖谐才继续讲完,气愤不已的刘文钊站起来义正辞严地以诬陷诽谤相反驳;等肖谐才说完后,宋昭才问坐下来安安静静的刘文钊有什么说的,好一阵刘文钊才说出放你妈的狗屁来。

党委会的火药味越开越浓,江海英懒得多说,尽管不知道宋昭才给自己下了套,但自己内心坦荡,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那晚召开的厂党委会内容,跟两个父亲和丈夫都没有提起过。江海英也不相信是刘文钊泄密的,不由得佩服起刘文钊的敢于斗争又沉得住气来。厂党委委员就这么几个人,既然布衣总厂已经沸沸扬扬了,散了这会,自己得去问问方少凡和晏春来是听谁说的。

在刘文钊和肖谐才交锋过后,宋昭才要求党委会举手表决,不顾江海英的再次坚决反对,以赞成超过反对和弃权两者之和的结果,撤销了晏春来纺纱分厂副厂长、代理厂长的职务,调技术科任副科长。

同时,党委会决定,任命青志英为纺纱分厂代理厂长,代理试用期半年;任命元旦节后又回到布衣总厂的卢金星重新担任技术设备部副不长兼技术科科长,这是卢金星杀回布衣与叶书达狼狈为奸的开始,这技术科科长对脱胶承包至关重要,叶书达有点不放心周秋良;调筒摇车间主任易冬林到技改办担任主任,有利于青志英开展工作,这个职务一直是叶书达兼的,也有利于叶书达把握与新情人青志英幽会的时机;卢金星要当技术科长,原本是周秋良当技改办主任的,现在只能调周秋良接替青志英担任后纺车间主任了;人事劳资科长黄瑞香觉得夏天锋有些碍手碍脚,宋昭才自然要给老部下夏天锋的岳父一个面子,提拔夏天锋担任后加工车间主任;一出闹剧、丑剧、悲剧、惨剧正式入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