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卷四76  

2016-09-12 06:29:18|  分类: 奋斗卷四【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星期,许振湘只在上班时回家拿过一次换洗的衣服,这一个多星期就睡到了群英旅社。好几天过了上班时间还没有到办公室不到下班时间就进了群英旅社,中午还要跑到群英旅社去,除了帮着买一些建筑装修材料等,还因为报考了驾驶执照,执照还没有到手,单群英就已经定好了买给许振湘开的小车。

都说是性情中人,可以因性而情,可以因情而性,这是性情合一者;可以有情无性,可以有性无情,这是情性分离者;大多是在享受性的满足后,便生出许许多多的情意绵绵来,男人更是如此。

单群英开始了女人每月有的那几天,许振湘便借口工作多中午不回群英旅社了。

青志英走马上任,先后开了厂党委扩大会议、厂务会、厂长办公会、全厂中层以上干部会,宋昭才、叶书达都想搞得隆重一些,许振湘明白其中的瓜葛,每次会议一宣布散会,总是第一拨就出了会议室,免得面对青志英尴尬。不是有要紧的工作,也就难得去一趟纺纱分厂,去了也是公事公办的,没有与青志英私下多说什么。

中午不回群英旅社,在食堂吃过午饭,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许振湘躺到沙发上小睡一会儿,被敲门声惊醒,开门看到的是青志英。

青志英侧身闪进办公室,关上门就吊到了许振湘的脖子上,火辣辣地吻上许振湘的嘴唇。

许振湘把青志英放到沙发上,转身准备给这个女人倒杯热水,被青志英一把拉进了怀里,柔声细语地问道:“这些日子你到哪里去了?晚上好几次到你家,中午好几次来你办公室,都找不到你,你一不来我的办公室,二不给我打个电话,见了面还一副要躲着我的样子,我真有点受不了啦,今天中午终于见到你啦!”

“你新官上任的,许多的事情要处理要摆平,知道你日夜都忙着,我就不来打扰你了,电话我还是给你打了的,党委会一结束我就打了,你不是说没有时间吗?”许振湘没有回应青志英的热烈,把屁股从青志英两腿间移坐到沙发上,语气平静地轻声说着。

“那天晚上我确实是先前跟人约好有事的,跟你说了改日,就再也没有你的消息了,第二天晚上我到你家敲门不开,第三天中午我来你办公室不见人,打了好多电话到你办公室都没人不接,这些日子你干嘛去啦!”青志英边说边靠到了许振湘身上。

许振湘按着青志英摸向自己大腿根的手,望着这个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而且誓不罢休的女人,轻轻地叹口气说道:“这十来天我真的很忙,正在交警支队学驾照,确实好多天都没有回家住了。”

“没有听宋头说安排你去学驾照的事情啊!”青志英这段时间有好几个晚上陪着宋昭才在外开房,话便脱口而出。

听着青志英称宋昭才为宋头,许振湘的心头像打翻了五味瓶,脑海里浮现出一连串青志英与宋昭才、叶书达、曹奇强交媾的画面,望着这个敢于把当时还是处男的自己拉下水又敢于承认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的女人,还真不好怎么说她,却故意问道:“你这些天都跟他在一起?”

青志英自知说漏了嘴,便顺水推舟,埋怨起许振湘起来:“还不是你让我去的!”

“我什么时候让你去跟宋昭才上床啦?他可是我原来的岳父呢!你这还倒打一耙了?!”

“你不承认是吗?当时为了脱胶承包,就是你让我去宋头的办公室和家里的吧?”

“去家里是送礼,没有让你上床,这倒好,脱胶没有承包到,看样子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你还怨我?为了我们两个的美好明天,我这次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只有跟宋头的事情没有告诉你,其它的你都知道,陪叶书达睡,我摸清曹奇强跟易志花的许多情况,为了让脱胶承包最有话语权的人发话,是你让我不惜一切手段勾引曹奇强上床的。脱胶承包失败了,我付出了这么多,你又有什么回报我的呢?既然叶书达许了我的愿,可以让我当纺纱分厂厂长,我当然要顺着梯子往上爬了。跟你那原来的岳父上床后,我的分厂厂长就如愿以偿当上了,本来是要一年试用期的,我的只须半年,试用期满后,我也就成了布衣总厂的厂级领导,还能够名正言顺地进入厂党委会,你说我能不动心吗?!”青志英嘴上数落着许振湘,脸上却露出得意的神采。

“你当了分厂厂长,当然是件好事,值得庆贺,尽管我们两个现在不能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但你也不能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啊!”

“我哪里有不顾你的感受了?”青志英反问道。

“在地委招待所喝出嫁酒的那天,我们不是约好了晚上一起迎接新年的吗?我等你等到新年的太阳出来了,都不见你的影子。”

“那不能怪我,是我碰上了曹奇强,强哥拉我去省城住了两晚。”

“脱胶没有承包到,曹奇强绝对是没有说话作数的,就连告诉他叶书达和易志花承包脱胶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都刺激不到他,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去求他呢?”

“你以为你出的这些主意好,强哥拉我在省城住两晚,说是要我做他永远的情人,他根本就不在乎易志花的离开,何况易志花还信誓旦旦地向他表了忠心。”

“能够做地区纪委副书记你的强哥永远的情人真是好!”许振湘不免有些醋意涌动,一个男人曾经拥有的女人,本来有了可有可无的心理,却要被比自己有权有势的男人长期占有,心里肯定不是滋味,话里也自然多了言不由衷。

“好?好什么好!叶、曹、宋加起来都抵不上你一个,不说他们是糟老头子,但都是银样镴枪头的,哪有跟着你的畅快淋漓!这些日子我还真是想死你了!”青志英边说边坐上了许振湘的大腿。

“你家里还有易冬林啊!?”

青志英用手压住许振湘的嘴巴,幽愤地说道:“别说冬不拉了,自从知道我和你的事情后,每次要我都是胡言乱语地念着,我也只能由着他发泄,我们都心知肚明,离婚是迟早的事情,何况我心里只有你一个,现在我和冬不拉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怎么互相利用?筒摇车间主任调技改办主任,何况技改办还是叶书达大权独揽,看不出利用了什么啊!”

“原来想好的,等我承包到脱胶车间后,就和冬不拉去办离婚手续。我当纺纱分厂厂长,是跟宋头说好了绝对不会跟你结婚的,宋头也不知道我跟叶书达、曹奇强上床的事情,还让我断了与你的男女关系,说最好不搞岳父与女婿在同一段时间里同睡一个女人这样过于乱伦的事情,只要我不跟你来往,不跟冬不拉离婚,做你那原岳父的情人,保准我和冬不拉有的是荣华富贵享受。冬不拉到技改办后,又想要去深圳办事处,这正合宋头、叶鼠的心意,过不了多久就会去当办事处主任了。”

“你这个女人真不简单!” 许振湘不是一般地佩服起青志英来,能够在同一段时间里把五个男人这么玩弄于股掌之间,不免有点冲动起来,恰逢三英子例假,来了青志英顶替。

“相公,你想要我啦!”青志英一感觉到,便拥住许振湘倒在了沙发上……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