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草的原创博客

茶酒微醉,书花同香!

 
 
 

日志

 
 

《奋斗》卷四77  

2016-09-13 07:02:07|  分类: 奋斗卷四【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还得从许振湘在青志英承包到脱胶车间然后两个人再婚的美梦中惊醒过来说起,眼看着逐步被挤出了布衣总厂实权和重利的中心,本该归自己管的技术改造被叶书达一直霸着不交权,供销这一大块肥肉归叶书达和宋力锋享用着,人事后勤由肖谐才与王瑞香把持着,脱胶车间这个特大号蛋糕自己连一小块都分不到,当年从布衣总厂调出的卢金星又被叶书达弄了回来当技术设备部副部长兼技术科长这绝对是对自己现有地位的威胁……许振湘越想越觉得气愤不已,便学着宋昭才教的搞垮方少凡的招数,不动声色地向地区纪委匿名举报了叶书达脱胶承包得手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特别想通过大肆渲染叶书达与易志花的淫乱来刺激曹奇强。为了保险起见,许振湘亲自把信投到了地区纪委的举报箱里。许振湘清醒地认识到,只有搞垮了叶书达,布衣总厂才会有自己生存的一方天地,说不定日后和叶书达还会有你死我活的斗争。

告了叶书达,许振湘又痛恨曹奇强起来,搞了自己的第一个而且是准备再婚迎娶的女人,说了尽最大努力帮助青志英拿到脱胶承包权的,就这么说话不算数,不知收受了叶书达易志花他们送的多少好处,便把青志英从叶书达和曹奇强那里了解到的说给自己听的加以发挥写进了匿名信,花八分钱的邮票钱直接寄到了省纪委,管它能不能整倒或者整到曹奇强,先泄了自己的心头之恨再说。

开过元旦节后的第一个党委会,许振湘就想着要把这些说给青志英听,一直没有和青志英同床共枕的机会。任命青志英为纺纱分厂厂长后,许振湘想要尽快和青志英一同分享这歪打正着的胜利成果,却看到了青志英当晚陪着宋昭才外出过夜了,如今有了单群英的爱和许诺,反正已经不能和青志英结婚了,那些匿名告状的事情也就可说可不说了。青志英为进入布衣总厂领导班子层,就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是做出了巨大牺牲的!二十多岁年纪轻轻的女人,没有名利的巨大诱惑,谁会跟比自己大三四十岁的老头子上床呢?!

经不住青志英的缠磨,下午上班不久,许振湘就回了群英旅社,告诉三英子这几天要出差一趟,在妇人的反反复复叮嘱中吻别妇人,准备和大英子在鸳鸯家属区自己家里过几天颠鸾倒凤的生活。

一晚的风流快活,青志英对许振湘是无话不说,到这时许振湘才明白,尽管元旦节以后没有和青志英商量过该怎么办,但都是心有灵犀地做着同样的工作,推波助澜地把那些告状的、党委会的内容扩散出去,许振湘是为了搞垮叶书达,青志英是为了当上纺纱分厂厂长进入布衣总厂领导班子之列,有异曲同工之妙。

青志英奢望的权利到手了,但鱼和熊掌二者不可兼得,何况这权利还有半年试用期,一切都得听宋昭才的,要与许振湘断了过去的关系,即使想继续保持,也只能偷偷摸摸,不能让宋昭才知晓。

许振湘正中下怀,暗自庆幸从此不会被青志英缠着了,该说的就和青志英说了,不该说的自然不会告诉青志英。年纪轻轻的大英子和已经三十出头做了母亲的三英子比起来,因为经济基础的不同,许振湘似乎更爱后者一些。何况等这次所谓的出差回去后,三英子为自己特意买的小车就可以开进开出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学到手的驾驶执照也由三英子开后门拿到手了。

许振湘说了要出差四五天,是打算与青志英过完单群英的例假期的,而青志英第二晚就被曹奇强拉走了,许振湘孤孤单单度过了难熬的一夜,第三天下班后,就直接回了群英旅社,让单群英喜出望外……

宋昭才、肖谐才两个都没有想到泄密党委会内容的会是许振湘,更不会怀疑告状的人是许振湘,当认为江海英中了他们设的圈套后,便启用各种手段调查起告状者及其后台来,自然也就没有对叶书达提醒的要注意许振湘引起足够的重视。

许振湘开着崭新的日本皮卡车上下班,有了群英旅社不薄的经济基础支持,有了单群英把他当宝贝一样供奉着,便把以前争权夺利的那些不满乃至忿恨抛到爪哇国里去了,更增加了查清告状者的难度。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